博弈黄草坪

命运,对于一个诚实的人来说,就是坚定不移地守候信念,而不见异思迁,好高骛远。总有一天,累累的硕果会向你伸下沉甸甸的枝头,幸福由此而至。

就像老林一样,当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冲突的时候,依然选择集体利益,并为之甘愿牺牲青春年华,不怕寂寞,在为集体的利益奋斗中实现个人的价值。

这就是高尚的精神,大无畏的精神。

当回忆的镜头一旦对准上世纪七十年代某一天的黄草坪的时候,故事的序幕徐徐拉开……

1.进山

雪天的黄草坪,白茫茫一片,哪里是沟,哪里是岗已经辨认不清。只有冷风夹杂着雪粒疯狂地肆虐着,空气冷得异常难受,足以滴水成冰。

一望无际的草坪,一望无际的雪。地皮上的草早已被积雪覆盖得严严实实。

牛羊被困,不知又要饿死多少。

生产队队长王翔带着队委会一行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向老林的牧羊点赶去。脸上流露出诡异的一笑。

王队长感谢老天赐予的好天气,他要看看,老林到底有多大能耐。

在王队长眼里,老林是全队二百多名社员中唯一的犟板筋,就像那匹难以驾驭的老叫驴,没少给他难堪。

最让他耿耿于怀的是,上任队长不久,上面领导到队里检查工作,他想宰只羊招待一番,为此,专门派人到老林的放牧点上抓羊。

来人话已说得明白,是为招待队里来客所用。

那知,老林却不买账,仿佛在动他家的财产似的,居然黑着脸,让派去的人空手而归,使他颜面扫地。他因此怀恨在心。

多好的机会,那么多集体的羊放在你老林一人手中,遇到如此恶劣的天气,难免不出闪失。届时,随便定一条罪,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王队长觉得自己此行来得正是时候。天气虽然异常寒冷,心里却热乎乎的。

2.窑洞

老林住在一孔窑洞里。

窑洞是老林自己挖的,用了大约两星期时间。有锅台、土炕。

有了这孔窑洞,老林的吃饭、睡觉有了极大的改善,再也不需要餐风露宿。

读过大学的老林,无论干什么事都喜欢按照科学原理设计,锅台的烟囱、土炕的通风口都别具一格,不仅利于导烟,而且省料省工。

更为出奇的是,他把羊圈设置在与窑洞不远的土坎下,三面环坎,一面是土墙。

土墙大约十米长,两米高,用了好多土坯。

黄草坪缺水,打土坯可不能没有水。

到最近的取水点,来回也得两天时间,况且没有托运工具,即使取回来一点,不过是杯水车薪。

老林只能盼望老天赐一场雨。

终于等来了一场雨,他喜滋滋地利用锅盆碗盏接水。

一夜抢战,至天亮时,终于将预先挖好的大土坑灌满了。

有了水,就有了一切。然而,坑里的水不断渗往地下,若不抓紧利用,就会全部渗完。

他又一次豁出来了。不分昼夜地取土和泥,不分昼夜地打土坯。

打好的土坯,白天摆在太阳下晒,夜里搬到窑洞里,以防夜雨突袭。

砌墙时,他突然虚汗淋漓,眼冒金星,几次差点摔倒。

这是大病前的征兆。

他想派信鸽往队里报信,但他忍住了。

他知道,山道曲折,路途艰难,任谁都不愿意来。

老林毕竟是老林,不会被小小的困难压倒。

他从洞壁上挂的挎包里,拿出平时菜的草药,送到嘴里嚼起来,他要把所有的病痛嚼碎,吞到肚里。

围墙硬是砌成了,雄赳赳地横亘在羊圈东头,与环坎刚好构成了一个能够挡风避雨的羊圈。

老林专门给羊圈安装了自己忙中偷闲制作好的栅栏式门,并在三面土坎下增挖了大小不等的十几处窝,里面铺了干草,为小羊羔准备好了越冬的“安乐窝”。

3.守护

冬日夜里,老林的最后一项工作,就是乐不可支地为吃饱奶的羊羔安排住处。

小羊羔最初不习惯到窝里过夜,每当看见老林走来时,它们总是在羊群里跑来跑去,四处躲避。

而老林却耐心地逮住那些不听话的羊羔,一一送入窝里,关好门。

做好这一切,已是深夜时分。老林方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窑洞里生火做饭。

这样的工作,往往要持续一整个冬天。北方的冬天漫长,寒冷。许多时间,老林总是饿着肚子随便倒进土炕里,将就一宿。

也许,人们会问:何必呢?

老林却不这样认为,他要百分之百的成活率,以不辜负老队长的一片信任。

窝里总比窝外温热。小羊羔大约感到了窝里的温馨,后来的日子里,只要听到老林的口哨,乖乖跑到自己的窝里,闭目养神。

老林顺时针一大转,就关好了每个窝门,从暗道里回到窑洞里,趴在炕上,两眼紧盯着潜望洞,窥伺着羊圈。

一有风吹草动,他就会抄起老火枪,从暗道里赶过去,坚守在伏击点上,等候目标出现。

黄草坪虽然是放牧的好地点,也是狼群出没的危险地界,狼叼羊的事情时有发生,见怪不怪。

自古以来,这里鲜有人迹,老林之所以斗胆至此,自然是垂涎这里草好。

队里把羊群交给了他,这是对他的信任,他只有一门心思地把羊放牧好,才能对得起大家。

人就是这样,一旦被责任驱使的时候,他就会变成一个自动其心、自奋其力的勇敢者,并且义无反顾。

老林何尝不是这样。

在集体利益面前,他忘记了家,忘记了幸福,而把牧羊当作自己最圣神的事业。

4.天敌

初来乍到之时,他曾听闻过这里的狼厉害,但绝对没有想到这里的狼的凶残程度并不亚于别处。

老林本来有一只猎犬,红棕油亮毛色,勇猛异常,长长的睫毛下闪烁着两道如电一样凌厉的寒光,让一切魑魅魍魉胆战心惊。

老林给它起了名字,叫“追魂”。追魂常常帮老林看护羊群。

白天它不断收拢羊群,夜里它在羊群周围巡哨。一有动静,立即发出警戒信息,老林及时端起火枪做好迎战准备。

山里的危险常常来自于黑夜,特别是狼群的攻击。

白天它们销声匿迹,夜深人静之时,到处出没。

老林好几次危险,都因追魂的帮助才得以化险为夷。

一天傍晚,老林刚收拾好锅盆碗盏,露宿在羊群旁边。

“嗷呜——”远处传来几声狼嚎,老林看到数百米外的沟豁处闪现出许多手电光般晃来晃去的眼睛。

“糟了!”老林心里暗惊,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来了。

对于此时的老林而言,荒山野岭,这些凶猛的野兽是危险中的危险。

如果只是一两匹,手中枪真好可以挠挠痒,可是漫山遍野而来的阵势,实在是胆战心惊毛骨悚然的事。

当群狼的双眼在黑夜中闪烁着绿油油的骇人凶光奔腾而来的时候,羊群首先感到了巨大的威胁,像决堤的洪水,四处奔流。

眼看羊群走散,就要沦为群狼口中的美食,老林的心无比着急和愤怒。

他命令追魂迅速出击,追赶羊群。自己也装弹入枪,做好了应战准备。

群狼看到四散的羊群,愈发狂妄,像洪水一样压向了受惊的羊群。

“叭!”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一粒铅弹带着愤怒的火焰扑向跑在最前面的那匹狼。

见头狼倒下,群狼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纷纷停下了脚步,四处环视着,其中一匹走向倒在地上的头狼,嗅了嗅,凄厉地叫了一声,而后,向着老林扑来。其它狼潮水般跟来。

说时迟那时快,老林立即放了一枪。

也许打偏了,狼群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继续赶来。

老林装火药的手开始颤抖不已,而群狼眼看就赶到了,大祸在所难免。

“嗖!”一道黑影像离弦的箭,扑向狼群。

老林看得清楚,那是追魂。

追魂一口咬定跑在前面那只狼的脖子,在原地打转,其它狼也跟着转圈。

转着转着,一只狼纵身一跳,向追魂扑去,其它狼也蜂蛹而上。

老林见追魂寡不敌众,惨遭碎尸,心如刀剜。由于心急,一头栽倒在地上。

5.醒悟

等他醒来时,已是天色大明的时刻。

群狼早已不知去向,阳光柔和地照在大地上,羊群悠闲地吃着草。

惊魂甫定的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逃过劫难的,下意识地捏了一下手,觉得手心里似乎捏着什么东西,伸开手,仔细看看,发现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几行清晰的钢笔字:

你好!

险去,势转。群羊俱在,勿忧。继续工作,努力进步!

过路者

1956.6.6

看完字条,老林顿感一股暖流通遍全身,怡然自得。

大难后,老林意识到修羊圈的重要性,就紧锣密鼓地行动起来。

羊圈修好后,加强安保措施是关键。

老林爱动脑筋,一边放羊,一边制作安保工具。

自制的刀枪弓箭在暗道里应有尽有。

闲暇时,他常常钻到暗道里练习应急预案。

飞刀、枪法、箭术无师自通,技术娴熟。

不仅如此,他还在羊圈周围晚设晨撤,部署遥控强力弹簧夹,为来犯之敌准备了天罗地网,确保羊群的安全。

羊是老林他们队的一笔不动产,也是集体财产的品牌,口碑响,责任大。

这些羊并不是遗留的财产,而是老队长贷款买的一点集体财产,最初只有十五只。

老队长之所以买羊,完全是因为队里资源严重匮乏,几任队长都想跳出贫困的藩篱,所有的尝试都因不符合队情,而失败了!

老队长在认真考察周边环境的基础上,果断做出了这个冒险决定。当然遭到了不少反对意见。

大家之所以反对,是因为从来没有先例,同时,一听说贷款,更不愿意。贷款意味着借债,谁愿意背这样的黑锅?况且,数目有限的贷款,能买几只羊?何日才能见效!

老队长自有老队长的算法,羊虽然少,羊生羊,用不了几年,就会发展成一大群。关键在于管护到位。

为了选好合适的放羊倌,老队长的目光在全队社员中逡巡着,最后瞄上了老林。

老队长曾忧心忡忡地拉着老林的手,关于羊的事谈了很多,最后珍重叮嘱道:“我队的前途就在这十五只羊身上,希望你为生产队的前途出把力!”

老林是个爽快人,老队长的话在他心头热潮滚滚。

他斩钉截铁地保证:“放心吧,队长!”

就这样,老林义无反顾地赶着十五只羊进入了村西头的大山,开始了寂寞的牧羊生活。

这一去,就是漫长的三十年。

最初的几年,老队长忙里偷闲,进山给他送干粮,顺便陪他聊聊天。

老队长看着不断增多的羊,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他心里盘算着,等发展到一定规模后,每户分几只,让大家高兴高兴。

没想到的是,老队长没有等到羊群壮大的那一天,因积劳成疾,过早地去世了。

遗憾的是,没有看到羊群不断发展的喜人景象。

如果他能看到近千只漫山遍野如浪花般涌动在黄草坪的山山梁梁的羊时,一定会流露出满意的微笑。

老林因为失去了人生旅途中的知音和好领导,而悲悯了好长时间,

不止一次地仰天长啸:你为何常常妒忌英才!

老林心里发誓,一定要完成老队长未竟的心愿,以告慰他的英灵。

可喜可贺的是,改革开放那年,队里为了支持社员在改革开放中拥有一定的物质基础,将已发展起来的羊群分到家家户户,每家都达到二十来只。当时,村道上处处是笑逐颜开的喜人景象。

6.摩擦

王队长他们到达羊圈,已是傍晚时分。由于天阴,夜幕降临得早。

冻了一天的王队长他们,急切地想找点热水温温身体。就迫不及待地来到老林的窑洞前。

“老林!”王队长向着漆黑一片的窑洞满腹狐疑地叫道。

窑洞里没有回声。

王队长打开手电筒,向窑洞走去。

“是不是睡着了?”王队长寻思道。挑开门帘,向里张望。

锅灶冰冷,土炕上被子整齐地摆放着,就是不见人影。

王队长只好回身走来,自言自语地说:“哪去了呢?”眼睛向四周搜寻着。

“在那!”一名队委不无惊奇地指着羊圈叫道。

大家向着队委所指的方向望去,发现羊圈里确实有个人影。

人们奇怪地向羊圈围拢过去,王队长拧亮手电。

那个人影确实是老林,怀里抱着一只羊羔,正在喂奶。

问他是怎么回事?

老林说,因为母羊年轻,不认小羊羔。若不帮助小羊羔吃奶,小羊羔非饿死不可。

不知老林在冷风中呆了多长时间,身体已经嗖嗖发抖,上下牙关直打架!

王队长一看这情形,心里乐开了花,奈于大家在场,他终究是投鼠忌器,不敢让人们看出他幸灾乐祸的丑恶面目。于是,假惺惺地安慰道:“老林,你不会有事的!”同时,指挥大家将老林抬回窑洞。老林却不买账,而是抱着小羊羔,踉踉跄跄地向羊群中走去。

“老林,你”一队委见老林情形不大对头,脱口喊道。

老林却没听见似的,径直走到一处土坎前,吃力地跪下,将怀里的羊羔取出,塞进窝里。

随之而来的队委们借着手电光看见,窝里早已放置了保暖物品,羊粪、软草等,一队委好奇地将手伸进去测试,觉得里面确实暖和,用敬佩的眼光看着老林:“你真行!”

老林关了窝门,这才如释重负地抬起头,招呼大家回窑洞。

老林把大家让到土炕上,自己麻利地烧火做饭。由于锅台设计得好,火着的旺。很快,为大家端上了平时准备的狼肉等。走了一天的人们,早已饿得饥肠辘辘,当香喷喷的肉味一旦飘入鼻孔,馋得口水横流。吃饱喝足后,沉沉的睡意袭来,大家来不及谦让,立即钻进了被窝。

老林生怕大家冻着,一夜守候在土炕在洞外的煨火口处,不时地煨火,保持土炕恒温,以便让这些来自家乡的、不是亲人却似亲人的人们美美睡一夜。

翌日晨,王队长早早醒来了,把老林叫到羊圈前,指着膘肥的几只羊,准备带回去。

老林一听,以为听错了,等到听明白后,勃然大怒。

老队长辛辛苦苦开创的事业,还没来得及实现为大家创造实惠的愿望,却英年早逝。你何德何能,上任队长没几天,居然来谈抓羊的事,何等无耻!何等卑鄙!

王队长见老林凌然不可侵犯的神色,知道再谈也无益。但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他一分钟也不想待,立即返回窑洞,粗暴地叫醒大家,要大家跟他回家。

睡眼惺忪的队委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看我我看你。一个个从被窝里爬出,脸也没洗,就跟着王队长有了。

老林望着狼狈而去的王队长一行,愤恨不已。

7.尾声

王队长回去没多久,就派来了新羊倌。

老林见来人贼眉鼠眼,是王队长的红人,这样的人,绝不是牧羊人的材料,根本吃不了这份苦。而王队长居然让这样的人来接替他的工作,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为此,他一百个不情愿!

新羊倌却容不得他左思右想,趾高气扬地传达了队委会的决定后,催促老林收拾行李回家。

老林无奈,只能如此。

临走前,他依依不舍地看了看不远处吃草的羊群,还有他亲手修建的羊圈、窑洞,听着羔羊“咩咩”的叫声,心里很不是滋味。而新羊倌就在旁边,正用轻蔑的眼光看着自己。他知道,不走不行。

老林回家后,人们见他就像躲避瘟疫一样,躲得远远的。这使他纳闷,这使他不解。自己好端端的,为集体吃了那么多苦头,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结局,他为此伤心不已。

更让他愤怒的事发生了,派出所传唤他做交代。

而他自认为一生光明磊落,从未做过见不得人的事,他不怕半夜鬼敲门。

在派出所里,他被告知,队里有人告他贪赃枉法,私自宰杀队里的羊。证据是,他曾用私藏的干羊肉招待队委会干部,蓄意腐蚀领导干部,罪大恶极。对此,老林愤愤不平,然而一时又无法解释清楚。派出所就拘留了他十五日。

从派处所出来,没有人接他,就连家人们的影子也不见,回到家里也一样。原来,家人们觉得他为他们摸了黑,丢了脸,借了房子搬走了。他们不想再见到他。

这是真正的孤独,比在派出所更让人寂寞和难堪。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王队长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一日三餐肉香不绝,这引起了不少人的主意。

后来,从派出所里传来了重磅消息,新羊倌被拘留,原因是背着生产队偷卖羊只发私财。案件牵连到王队长。

经法院审判:王队长获无期徒刑,剥夺个人全部财产;新羊倌获枪决罪,没收非法所得。

教训是惨烈的,为一己之私,不惜陷害他人,天理难容。

队里人知道冤枉了老林,很不好意思,纷纷向他道歉。家人们更是愧悔不已。老林却坦然面对,绝没有半点怨言。

后来,新一届队委会,邀请派出所召开了全队会议,当众进行了批评和自我批评教育,恢复了老林的名誉。

老林则深深记着老队长的叮嘱,不经生产队的委任,自己毛遂自荐,重回山里当羊倌。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博弈黄草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