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柿秋韵

  □江 旺 明
  
  一棵柿树长在农家小院中。柿树碗口粗,高出院墙。一只只圆溜溜的红柿子,挤挤密密地缀在枝子上,把枝子压得弯弯的。一枝枝像一串串糖葫芦。柿子熟了,香满屋子,主人乐了。柿子香了,鸡犬闻到了。鸡伸出长长脖子,一次次跳起来,想啄吃柿子。小狗摇晃着脑袋,扇动蝴蝶般的耳朵,对着红红的柿子,骨碌碌地转动眼睛。
  
  两棵柿树长在菜园边。两棵树两幅画。一棵树爬上了丝瓜藤叶。丝瓜藤叶油绿绿,靓于柿树叶。一朵朵丝瓜花,像撑起的一把把金黄色小伞。一条条悬挂的丝瓜,弯如镰刀,直如木棒。在藤叶丛中,柿子露出红红的笑脸,与花儿、瓜儿媲美。一棵树开满了扁豆花。扁豆花,或红如紫薇,或白如雪莲。一朵朵如晾翅之鸽,娇态可人。花丛中掉着一、两串扁豆,如风舞的铃铛。红红的柿子,高高挂在枝头,闪闪发光,与扁豆花果组成一幅美艳艳的画。
  
  几棵柿树长在大路旁。柿子红了,叶子也红了。红柿如灯,红叶如旗,交相辉映,映红了天空,染红了大路。过往行人禁不住伫足观赏。孩子见此,唱起歌儿:“一盏小灯笼,两盏小灯笼,树叶片片落,灯笼盏盏红。”“乡间秀才”见到,禁不住吟起诗来:“色胜金衣美,甘逾玉液清。”老农来到树下,采摘柿子。摘下的一筐柿子,如一筐红蛋。老农笑吟吟捧起一只只柿子,让乡亲们品赏。
  
  一片柿树长在山中。柿树叶子差不多全落了,似乎轻轻将树一摇,柿子就要掉落下来。柿子金黄闪亮,像一盏盏桔色的灯。“野鸟相呼柿子红”。不大会儿,一群野鸟,像撒豆一般落在柿林之中,叽叽喳喳地叫起来。边叫边刁啄柿子。柿子被啄得大个窿、小个孔,有的还被啄落地,发出叭叭的响声。柿林主人见此,不以为意,并且还说:“今年柿子丰收了,让你们吃个够吧!”
  
  故乡的柿子风景俊美,气韵不凡。品着故乡的柿子,满嘴香甜如蜜,心头涌起浓浓的乡思。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红柿秋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