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看秋

秋天,喜欢捧一杯清茶,坐在窗边,看窗外万千秋色。
  
  窗外,是万顷农田。清晨,金色的阳光像纱帐一样铺撒于田野之上,让人有融融的暖意。清晨的田野还是寂静的,只有三三两两早起的农民在田间劳作。有农民在翻地,然后在新翻的地里种上番薯。待到了冬天,田里的番薯便成为餐桌上热腾腾、香喷喷的甜薯。有农民在挑水浇菜。菜畦上的青菜长势正好,菜叶绿得发亮。不远处,一个戴着斗笠的养鸭人正拿着一条长长的竹竿赶着一群鸭子从对面走来。成群结队的鸭子嘎嘎嘎地叫得正欢,像士兵一般乖巧地听着指挥行走。有一只小鸭子不小心掉了队,拼命地扑腾着翅膀用力地追赶。它惊慌的叫声到底叫醒了田野的清晨。
  
  窗台上的数盆菊花也沐浴在阳光里。这几盆菊花,我曾目睹它在春季如受宠皇妃一样骄傲地盛开以及在夏季里如没落贵族一般呈现衰败之状,以致于让我差点想将它们丢弃。而此刻,它们却变得翠绿蓬勃,还长出了许多色泽浅淡的苞蕾。我能想象在不久之后,菊花次第盛开的情景是如何美艳动人,傲立于清秋。菊花懂得,在不属于自己的季节里,韬光养晦,将自己隐藏于衰落的外表下,慢慢地积蓄能量,等到百花退隐的深秋与寒冬,它们便闪亮登场。唐人白居易有诗一首《咏菊》很合此景:“一夜新霜著瓦轻,芭蕉新折败荷倾。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意境多撩人!
  
  来到野外,只觉自己也变成了一株花,被完全包融在阳光下,只觉身心温暖明亮。最爱秋天的太阳。春天的太阳像羞涩的女孩,犹抱琵琶半遮面,还带着冬的余寒;夏天的太阳像脾气暴躁的妇人,炙热暴?I,让人消受不起;冬天的太阳像躲在深闺的大户人家的小姐,轻易不出门。只有秋天的阳光,像温柔的情人,轻轻地抚过脸颊,暖暖的醉人。
  
  在阳光下,踏径寻花。路旁,淡蓝、绯红的牵牛花蜿蜒地开;青葙举着一顶顶粉紫色的罗伞,像在举行一场盛会。青葙又名野鸡冠花。它的花很特别,像一串稻穗,又像一条狗尾巴,也像一顶罗伞,更像鸡冠,所以得“野鸡冠花”的别名。还有覆盆子花,散发着浓浓的野香;高脚的大野菊,开成一片金黄的风景;甚至田里的番薯花、溪边的芦苇花……都要跑来平分秋色。才发现,秋天的风景一点也不逊色于春天。正如唐人刘禹锡在《秋词》中说的:“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秋天的景色美如画。我在乡村的阡陌上行走,仿佛行走在秋画里,沉醉不知返了。
  
  梁惠娣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陌上看秋
上一篇:流年的淡香
下一篇:火红的石榴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