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烟下的小木屋

在踏上那高高的吊桥之前,我就已经看到,那坐落在山中的别墅群了。白墙,青瓦,点缀在斑斓的山林间,倒影在青绿的柔波之上,美的像一幅画。
  
  吃过午饭,我们就入住在其中的一栋。8868,拿到房卡,我和梅便沿着青砖石阶向山上走去,山路蜿蜒,有些陡峭,不一会儿,我们气喘吁吁。路两边林木葳蕤,不时见到有樵夫在砍伐灌木,几柴刀下去,茂盛的灌木丛,便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桩了,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草香。山道上,迎面走来一个女人,大约四十不到吧,挽着发髻,一捆青翠的竹子,被她轻松地扛在肩头,我目送她走下石阶,穿过石子甬道,一直走向那高高的吊桥,在摇晃的吊桥上,她依然身姿优美,苗条的身影,随着肩上的竹捆一路起伏有致,渐行渐远。
  
  别墅的设计别具匠心,推开“咿呀”作响的沉重木门,仿佛回到了那遥远的年代,明清之风扑面而来。大门是厚重的原木制成,门上镶有黑色的铁环,大厅里设有田园风味的木藤摇椅和精美古雅的雕花卧榻,还有按摩椅,电脑,健身器,传统和现代在这里融为一体。顺着木楼梯上去,打开房门,才发现,真是名副其实的木屋别墅啊,木地板,藤椅,木墙板壁,走在地板上,足音跫然,更觉沉静而幽玄。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怀旧气息,象山岚,又像晨雾,带着融融的暖意,从岁月深处渐渐弥散开来。冬日的阳光,正透过窗户,温柔地洒在床上地板上藤椅上。坐在这样的阳光下,唯有兀自欢喜,想说什么,可什么也说不出来。
  
  透过玻璃窗看外边,蜿蜒的石道旁,有青石垒成的温泉浴池,一棵不知名的树,高高擎着几片黄叶,倚在嶙峋的青石旁边。就在这个下午,在这座小木屋里,我们和仰慕已久的师者促膝而谈,她亲切又浅显的言语,包含了对生活和文字最深邃的理解,令人获益匪浅,至今回想起来,犹在耳畔。
  
  傍晚散步,意外发现,一缕炊烟从山脚下袅袅升起,先以为是有人在燃火,再看,原来真的是炊烟!在我们生活中消失已久的炊烟,就这样无比诗意地升起在秋浦渔村的上空。粉墙黑瓦的房舍,高高的烟囱,衣着素朴的烧饭女子,从我们身边敏捷地来去,不想再问,也无须再进屋探个究竟。看着她们写在脸上的恬淡,专注于炊事的认真,我们的脚步也渐渐慢了下来。走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像走在我们童年的村庄。
  
  晚上,天上有月。同行的人说了声:今天是古历十五啊!再抬头,果然,圆圆的清冷的月亮,遥遥挂在天上。小木屋,会不会也像这枚月亮一样,在以后的夜晚,圆成一片扁扁的思念呢。
  
  我在第二天清晨醒来时,听到淅淅沥沥的水声,先以为是流水声,开窗才发现,是下起了小雨。行在烟雨迷蒙的山道上,更觉山色袭人,空灵无比。
  
  离开的时候,我又一次转身回望这外观华美内在拙朴的建筑,心中充满了无言的感动。林间小木屋,谁的心里不曾向往过?人至中年,俯视自身,谁不是心旌褴褛,满面风霜?但总有某些时刻,我们会打开心的羽翼,离开生活的繁缛细节,来触摸生活最真实的本质。习惯了便利快捷的生活节奏的现代人,再回到从前的农耕时代,已经不太可能,那个一直潜藏在内心深处的遥远梦想,就在这一刻,被悄然唤醒。无论时光如何变迁,人们对自然和纯真的追求永远不会改变,这山中别墅———不,山中木屋,我宁愿这样称呼她,用她那质朴无言的宽广胸襟,无比包容地接纳了四面八方前来投奔的人们。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炊烟下的小木屋
上一篇:关于失忆
下一篇:红柿秋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