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春江水,双飞两重天

黄昏时刻的古院,我手提一盏琉璃灯绕过空荡无人的院落。周遭断树残干,枯枝萎叶,旧寺锈钟,破门颓墙……朱红色的古寺钟门斑斑驳驳,脱落了一地苍凉,却因你的满身的悲怆而撩拨了几世人的眷恋难舍,几千年的风月情长……

一阙辞章,断了花魂。林花自此相谢春红。多少人无奈你飘摇的五代,落花不定的南唐。你却无奈寒雨之际的晚来之风。常想,你似乎是带着许多错误出生,错了年代,亦错了家族。倘若你生在一个太平盛世,你或许是个仁君;倘若你生在一个寻常百姓之家,便可以从此自由,徜徉花间月下独斟。但是你却生得一身无奈。

那是一个怎样的结束?又是一个怎样的开始?那一天,金陵城破,南唐终于走完了跌宕的一生。你纵有万般无奈之心却依旧无法重普南唐的命运。但这曲折的遭遇却足以改变你一生的轨迹。从此你便开始了“违命候”的生涯;从此懂词和不懂词的人都明白你那一江春水中流淌着的是什么了;从此古淡清醇的山水记住了惆怅落花风不定的南唐,记住了才情万种的千古词帝……

寂静空荡的黑夜,你迈着沉重的步伐向我走来。那是一张被风霜无情刻画的疲惫的脸,曾经的韶华青丝中如今又添几缕白发,那青衫上的斑斑酒渍,都早已物是人非。你眼角滑落的一滴泪,沾湿了你的衣裳却激荡着我的柔肠。你说你不是君王,亦不是千古词帝;你说你只是一个独自怆然的词人,只是一个独守苍凉的佳人;你说你只是一个无情的墨客,却又拥有着多情的墨……我不语,君不怠……

无奈你七夕之夜的那一杯鸩酒,无奈你月圆之时奏一曲霓裳。我无奈你坎坷的一生,你坎坷的一生却也无奈了历史,让历史也为你红了双眸,湿了眼眶。多少候王将相的雕栏玉砌在历史的风雨中灰飞烟灭,而你却在苍凉尘世的轻诉吟哦中创造了永恒。

每个人的梦中都有一处秦淮,每处秦淮中都流淌着一江春水。那些千古风流的才子佳人是否也和你一般在默默春江水中沉溺着?感怀着?

志不得意的张继在他的一江春水中披冷霜,看渔火,一首《枫桥夜泊》成为千古绝唱;一生坎坷的王勃在他的一江春水中赏秋水,伴孤鹜,一简《滕王阁序》流传千年;仕途不得志的柳永在他的一江春水中望秋光,立斜阳,“白衣卿相”自此活成永恒……

醉兮,叹兮。我再次来到秦淮岸边,再一次感怀,再一次驻足,彳亍着,徘徊着。我想拼尽生命去想象你舞清弄墨落古帛时眸里的哀恸,更想用尽我生命里的全部温暖去拥抱秦淮亘古千年的寒冷。

沉浮复沉浮,月光如水,夜色氤氲成飘零。千年之久,秦淮依旧,你依旧,徒留一片江水茫茫,心也茫茫……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默默春江水,双飞两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