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城的夏(忆失去的暑假)

又是一年柳絮飘飞时,在这石榴花开的季节,不知有多少人败在了你的石榴裙下--阳城。踏入阳信这座小城,曾在这苦海学崖过三年的地方,睹物;触景。

阳城的夏,没有树木成荫,也不会遇见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可有着荷花湾旁的点点青年。今年阳城的夏似乎没有了往年的那份热辣,在细雨的冲刷下显得安稳与淡定多了。如果这追溯到两年前,同那份吃着冰棍含嫌热的场景相比,差别甚远。接连不断的小雨给夏娃娃好好地洗了个冷水澡,让人们过早地感觉到秋的气息,也徒增了几分伤感元素。

每年的这个时候最忙的要数高中刚毕业的莘莘学子和驾校了。

踏出高考的大门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一场无可避免的狂欢,狂欢压抑了已久的年少轻狂,狂欢三年来的备战心血,狂欢即将步入憧憬的大学生涯,狂欢高考发榜是金榜题名时的那份荣耀,狂欢落榜时的那份撕心裂肺,狂欢即将分离的同窗舍友、老班长们,狂欢自己踏上追梦的路,这将是他们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表露。之后他们会做出选择:继续学业,另谋生路,复读。每当看到这时的他们,不由想到那时的自己------

驾校在这夏又着实火了。‘学车热’让驾校忙的不可开交,科目一的理论、科目二的倒桩移库、科目三的停车上路,一轮轮的考试叫学员们捏了把汗。练车场上满满的人群,挎着包、打着伞、戴着防护镜、拿着矿泉水,为阳城的夏添了一道风景线。

时间不巧合,梨花早已过了阳春三月那开出纯洁之花的时候,剩下的是一片青绿和结着铃铛般大的果子。穿过梨园,来到了曾经的母校。透过学校围栏看到偌大的足球场悄无一人,想必是学生们都已放暑假了。记得我们离开母校的那年学校刚刚建成足球场,很遗憾没有再上面踢一场足球赛。足球场的西南方向是篮球场和稀落的几个座椅,貌似有些家属院的孩子在激情上演着过人灌篮的一幕。门口电动门半开着,举足,落下,还是别进去了,空落的学校会让自己变得更伤感。

沿着母校前的阳城六路走着,马路上车辆不是很多,南边树上蝉声大过了机器声,蝉,夏的铁杆粉丝。它们喜欢夏的热,越热它们鸣的越欢,单调的曲子有时叫人讨厌。但要排除一种情况,知了的叫声还是很好听的。在海边人们可以捉鱼捕虾,在这没有海,自然不会有鱼虾,但可以捕到另一种小动物----金蝉。当夜幕渐渐降临时,捕捉行动开始了。这时一场毫无搏斗的捕猎,人们打着手电筒,顺着树干一遍搜寻,猎物即刻被装进盛有水的瓶中,黎明到来之际它们就会被吃掉或被卖掉。

县城的夜晚来了,灯火将主宰这一切。梨园广场上开始人员涌动,老年人和小孩占多数,随着音乐的节拍一些老年人开始自己的集体跳舞演出,南北两侧的烧烤也开始升起篝火,进入迎客高峰期,人们两两结伴、三五一伙围在小桌上,点两小菜,整盘烤串,来几瓶冰镇,别有一番情调,好一个阳城的夏。

阳城的夏,再平凡不过了。白日里,东西走向的阳城路、南北走向的幸福路,依旧如往日般承载着形形色色的车辆,街道旁琳琅满目的店铺,伴着蝉声匆匆驶过的人们。夜晚里,熟睡的婴儿,升起的万家灯火。阳城,一个远离都市繁华、没有霓虹灯闪烁的小城,在岁月的年轮上悄然走过:曾‘小蚂蚁’游戏人生的步行街,砍价购买衣服的老商业街,合影留念的‘一笑影楼’和‘米兰春天',被逼去理发的’八佰半‘和’时尚发艺‘,放风期间闲逛的’信誉楼‘和’华联‘,只看看而未买过一本书的’新华书店‘,呆坐在喷泉广场上乘凉的影棚,放假等车的老汽车站。

这时阳城的夏,更应该说是晚夏。月牙高挂的夜空,听!是那蛐蛐在弹奏,似乎在提醒人们’紧紧盖盖‘被子,天气转凉了。是啊,日历表上已过立秋,突然感觉这个夏过的如此之快,还没等我们穿过瘾裤衩背心就改朝换代了。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没有什么可以永恒不变。即将竣工运营的银座,刚刚建成的新汽车站,正在为这座小城注入了新的元素。时间不会为谁而停留,也要和你说声再见了--阳城的夏。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阳城的夏(忆失去的暑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