篱落

红色焰火,抵挡不住情绪漫天泛滥。若不是昨天来得太晚,在今天我还能抓住时光的尾巴,觊觎那段短暂的美好,在沧桑飘渺的风尘中,在烟花纷飞的视野里,不觉找到昨日的遗梦。而明天,希望还在,都还在,我们飘散离落,四海为家,若不是此刻的分别筑成的蔷薇花朵,永远有多远,我不知道答案,仿佛也嗅不到,究竟是什么颜色。

往事随风,一如往事飘散。零落在心里,像洗涤不掉的颜色。我拼命把沾染红色的鲜血扔掉,却不曾想象它像噩梦一样缠绕。恐惧不安,动荡的灵魂随时想要出窍,落叶无情的似乎想要疯掉,矫揉造作的不肯妥协的自己,像那时的自己,像我找不到的自己。不知现在的我已经变得如此恐惧,有窒息的恐惧纠缠,心里像无底黑洞。沉寂,诧异。

我曾祈祷,谁能带我走出泥淖,他们嘲笑我说这是无病呻吟的哀嚎,我耸了耸肩,微微一笑。我只知道在以前,他们也是这个样子,只不过他们不肯承认,像小丑般过活,在这灰色的天空下常驻久安,慢慢的成了主角。像是百般肆虐我的神经,这样也好。而这一切早已无关痛痒,我抬头一看这灰色的天空,有飞机略过,像是发出一声哀嚎。

有的时候,有事的时候,面对自己,只想把自己扔掉。落花流水,心间蝉鸣。像是浮游于世的鱼儿,沉浸在冰冷桎梏的水中,却难得一世安详。惆怅不觉心痛,思念不觉过往。泪不及海水般汪洋,心就像鲜血一样流淌。还是会害怕的像以前一样,而现在的我,看着那个模糊如初的过往,只是偶尔还会想,当年留给谁的希望。

已不知晨风微凉,春夜将至,留下的泪早已变黑,走过的时光已不是当初的过往。心生期盼,盼流年安好,今世安康。昨天已过,何必拼命抓住不及的过往,躯壳还在,灵魂并没有死亡。期盼像说的那样,有点点繁星,生点点希望。生命给了我,生活赋予了我,我来过,我过活,开始就想结束,等到结束的时候,应该就是开始吧。

谢谢你们,来到的和从未走过我生命里的那些人,那些灵魂应该还在,那些故事应该还没走掉,明白就好。此时此刻,又有多少故事再继续上演,谢谢你们让这个世界丰富多彩又五颜六色,这样又不觉得伤感是怎样的一回事了,而总该留一点高兴的影子在这个世界上,如此,就好。

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落花未成阴。

天已黑,我打开收音机,调到世上最美的音色。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篱落
上一篇:月下的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