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恋

我不喜欢冬天,太冷。

有人说,冬天不冷那还是冬天吗?此话真是在理儿。冷,是冬天的特点,是她固有的本质,可不能因为我的不喜欢而有所改变。再说了,若冬天不冷,怎能有雪花飞舞,怎能有梅花香飘。想想确实如此,看来我真应该改变一下自己的看法,不能因为冷而对冬天有所偏见。

其实,说实话,我的确是怕冷的,以至于这种怕将冬天推前到了秋天。重庆的秋天很短而且来得很突然,这种突然让你分不清到底是夏天还是秋天。而当你将他们分清楚的时候,冬天却又要来了。就像最近几日,昨天还是艳阳高照,而今天却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直冷得人瑟瑟发抖。这种秋天俨然已经有了冬天的味道。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怕冷的,记得儿时并不怕冷。那时早上起来的很早,就是为了能够比别人早一点去收集棱冰,那是一层薄薄的冰,是昨夜霜降形成的。有时候,霜下得很大,屋顶上就有了一层白头霜。有白头霜的早晨大多都是极冷的,当然那一层凌冰也要厚一些。

那个时候倒不怕,倒是冰厚一点才更有乐趣一些。那时冬天也常有下雪,有些年雪还会很大。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屋顶上面是厚厚的一层。这个时候,父亲便将屋顶上的雪刨下来,放进“对窝”(较大的石杵,需要双手使用),使劲的杵,将雪杵得紧紧地,然后用两根稻草穿起来,挂在屋檐下,我和弟弟便盯着那杵紧的雪,看着它融化。

有时候我们也会玩吹雪,用一根麦秆,朝一小堆雪或者冰吹气,比赛谁能将它先吹化掉。这种吹雪也可以吹出很深的一个洞,能够将一堆雪吹得千疮百孔而不会塌掉,这是极有乐趣的事。当然,平常的堆雪人、打雪仗那是不可避免的。有时还会恶作剧,将捏的紧紧地雪团一下扔进别人的脖子里面。

时过境迁,匆忙之间便来到了城市。重庆是一个没有雪的城市,如果硬说有的话,那也最多就是一点雪花。当然那一些海拔稍微高一点的地方还是有的,比如仙女山,而在城市里,那就真的难得一见了。记得有一年重庆确实还是下了雪的,当时吃了一惊。雪花在车窗外飘,在车窗外飞,真是美极了。只是当我下车后,雪变小了,没过多久便停了,真是遗憾。其实,若是想要赏雪,只要花一点时间,更不要怕冷,当然还是可以见到的。

我是一个乡下人,没见过多少世面,雪也见得少,特别是最近几年。雪突然成了稀罕物,总想有一天能够真正看看雪,天然的雪。一些人会嗤之以鼻,笑着说你真是个乡巴佬。不可否认,在这方面我的确是个乡巴佬。川渝之地能够见到盛雪的地方并不多,纵使有那也是众人踩踏,面目全非了。我想,若是真想见见真正的雪,那恐怕也只有到远方的北国去了。

冬天冷也有它的好处。除了能够欣赏到绚丽多彩的雪景外,还有便是能够享受独特的味道。比如冬天是吃火锅好时节,而重庆的火锅却又是大江南北中极具特色的一种。窗外事寒风呼啸,屋里却是热火朝天,那种辣的热和冰的冷形成鲜明的对比,妙极。

若是冬日里不吃上两次火锅,那真是一种巨大的遗憾。除了火锅之外,冬天也是吃狗肉喝羊肉汤的时候。川渝之地的羊肉汤当属简阳为好,雪白的汤汁,带着浓浓的香味,再加上几根香菜,真是一绝。现也有一些烤全羊馆,羊肉炭火慢烤,羊杂冒一锅汤,也是极佳。

而冬天也是少不了煮啤酒的,啤酒、大枣、枸杞、凤梨再加几块儿冰糖混在一起,喝一口,有些涩,有些苦,还有些甜,暖着身,暖着心,老少皆宜。冬天的味道是不尽相同的,也数之不尽的。地域的差异导致了文化风俗的差异,而这种差异最大也最直接的便表现在了食物上。东西南北,甚至是各家的风味导致这冬味的差别,若要细说那恐怕又得长篇大论了。

说起冬天,其实还是挺喜欢的。除了雪景、美食,当然还有春节。小时候天天盼着过年,有新衣服,有零花钱还有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而现在远离故土,一年也难得回去一趟,唯有春节必须回去。“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纵使在天南地北也都朝着家的方向而归。以前盼望新衣服、零花钱,现在盼望的却是对家的思念。

冬天其实是美丽的,我想,我也应该是喜欢她的,只是现在有些忘记了。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冬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