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之梦】夏·荷

雨,丝丝缜密,像牛毛、似花针。炎炎夏日,有雨,怎能不令人快意?只是总听得路上行人责备纷纷,“南方的夏,自古便是多雨的季节。不信?那你可瞧好了,一场雨,不落三五天,是不会作罢的”。

中午时候,雨总算停了。趁着周末可以忙里偷闲,我整理好背包,踏着轻快的步子,前往心仪已久的龙潭赏荷。

如今已入夏,荷花、想必也开好了。倒是近日来,阴雨天气持续不断,继而我想,雨后的荷花会更娇艳欲滴、楚楚动人吧。

可能是对天气把握得不当,车还没驶到终点站时,车上除了司机、我,就剩卖完菜后回家的大爷大娘了。他们背的是竹子编的背篓,一眼看去:大的、小的,方的、圆的,高的、矮的,新的、旧的,在售票员的统一要求下,摆放得大大小小高高低低方方正正整整齐齐。恍惚中,倒令我惦记起家来。我家所在的那个小镇,春天是青山绿水、虫鱼鸟兽,夏天是姹紫嫣红、绿树成荫,秋天是满眼金黄、瓜果飘香,冬天是银装素裹、张灯结彩。在我眼中,那里是地地道道的自给自足的农村,背篓和锄头、镰刀一样,是家家户户都有的器具。每到赶集那天,尤其是背篓,各式各样的,总会出现在集市的这头那头。对了,我家门前就有一笼慈竹,父亲和外婆一样,都是编背篓的能手。

“姑娘,终点站到了,下车了”,耳边传来司机的好心提醒。原来,我又走神了。我飞快整理好万千的思绪,下了公交车。之前来过,自然记得路。想了想,还是曲径更优,我便欣喜地赶往荷塘那边了。

往荷塘的方向,是一条曲折的青石板路,路的两旁,种的杨柳,一棵接着一棵,毕竟是乡下地方,土壤更肥沃,柳枝一副饱满匀称样儿,身上一袭丰满的绿衣,瞧,在轻风的拂弄下,更加姿色撩人了。

路上只我一个人。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正如此刻,更觉自己是个自由的人,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罢了罢了,尽情受用这无边的荷香吧。

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大多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叶间点缀着红花,有的袅娜开着,有的羞涩打着朵儿。肩并肩密密挨着的叶子,风过时候,混着脉脉的流水,宛然一道碧痕。荷塘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杨柳,且将荷塘重重围住,只在路旁,漏着点空隙。这时候最热闹的是水里的蛙声,接二连三的,不曾停息。

到如今,江南的荷花早已过人头了吧?每到夏天,江南的功课自是少不了采莲那热闹画面。也不知何时,我才能成为其中的一员?

2015年7月,贵州龙潭

1416940910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仲夏夜之梦】夏·荷
上一篇:深夜的孤独
下一篇:杯茶寄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