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一片天

朋友托我帮她家孩子还书,以为我常到图书馆呢,其实我很早都没有去了。但既托负于此,也只当我要去逛逛图书馆吧,早饭后收拾完毕慢条斯理里拎着一摞书出了门。在图书馆门口等红灯过马路时,身边有位戴着墨镜的妇人,穿着宽松的水绿色上衣,带着粉色碎花的九分紧身裤,一双平坡跟米色凉鞋;笑逐颜开地扬起手臂朝着马路对面挥动着,我跟她一道过了马路。但见马路的这边迎上来一位满面春风的男士,当有五六十岁的模样;他们一接近便做出要拥抱的样子来,男人爽朗的笑声里,充满了对妇人的赞美和热情。随着他们的笑声,几米之外传来更多的热情和欢呼!才发现还有几位年龄相仿的大叔大妈,妇人欢呼着上前和他们一一作拥抱状;但听妇人响亮的声音说道:“不能和他抱太紧!夏天穿是少,抱太紧他就吃亏了!”旁边的几位都被她的话都逗得哈哈大笑,空气中充满了欢快、豁达、风趣、幸福的味道。

想先把孩子的书还了,可发现少儿馆的门还没有开,便先到成人馆去了。偌大的馆里,一排排书安静地码在书架上,一张张桌椅安静地摆在那儿。进了馆我便先把手机拿出来调成震动,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当我进入一个需要安静的公众环境下时,我就会不自觉地把手机调成震动。每次进图书馆都有种被淹没之感,因为面对林林总总的书籍,可能没有一本是自己真正通读过的。就象进入KTV,听别人唱,似乎所有的歌曲都能跟着唱,但其实没有一首真正自己拿手的。想随性而取,但立在书里面,又会想起老师曾叮嘱过我的一句话:“多读读大师的书”。可怜的是,没有哪一本书是被我读透过的。

因为《月亮和六便士》的缘故,便挑了一本毛姆的《随性而至》。坐下来,环顾一下周围,对面有位女孩子桌上有瓶果维C饮料,有摊开着的一本书,手里翻着手机,白色的耳机线挂下来,沉浸其中。远远地在最后一排,有位黑衬衫男子在玩着手机,散开坐着的还有几位在认真地看书,只有借书机提示借书还书的操作声音不时地响起。我翻开书来,从目录中选定了‘忆奥古斯都、侦探小说的衰亡’两个篇章来读,对于没有读过的书,总喜欢根据题目去选择而读。所以从来没有哪本书我是透彻地通读过。恰如这个书名般,随性而至!一会,旁边来了一位耄耋老人,满头白发,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他小心地把黑色的背包取下来放在桌上,缓缓地坐下来,慢慢地从包里掏出一个金色边框的放大镜,打开书,透过放大镜他读了起来,我并听不到他读的是什么,但是那声音很象虔诚的基督徒在读着圣经。

还有几分钟少儿馆就开门了,当我去到门口已排起了一个队伍,但竟然都是大人们,才明白孩子还都没放学呢。原来大人是可以到少儿馆帮孩子借书的。其实并没有多少人,还夸张地去排队,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顺势在馆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旁边也有几位家长坐在那儿看书,都是孩子的书。我翻翻手上要还的几本书,有本《曹操的秘密日记》,因为儿子喜欢看的书有《小屁孩日记》,我想一关于日记方面的,应该都算是好看的,果不其然,确实很好玩很有意思。旁边的两位家长也在交流着心得,说哪本书很好看,哪本故事孩子爱读呢。在大人的世界里呆久了,也许天空都是一如既往地灰暗着的;不妨到孩子的世界呆会吧,在那里也许你能看到一片五彩斑斓的天。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寻一片天
上一篇:
下一篇:火红的石榴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