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一颗牙

有些东西在你不经意中就失去了,没有任何征兆,甚至这种失去是一种决绝,再也没有了,回不来了!比如一次意外的晕倒,一颗牙的光荣下岗,审视镜中那空洞的缺失,更多的是无法填补的缺憾——与年龄不符的心里落差,连笑容也变得僵硬了,灿烂不起来了。我如此祭奠一颗牙的离世,流泪,内心郁郁寡欢,在内心里我不能接受这样一种不完美,失去已经开始,以后还会失去的更多。

看过乔叶的散文《破碎的美丽》,内心颇受触动,那种残缺的美在乔叶的笔触下揪的人内心生疼,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我们莫不是在追求一种完美亦或大致完美,但最终我们明白破碎是一种必然,残缺则是一种常态。乔叶如是说:有时候,我甚至相信,只有破碎的东西才是美丽的。我喜欢断树残杆枯枝萎叶,也喜欢旧寺锈钟破门颓墙,喜欢庭院深深一蓬秋草,喜欢云冷星陨月缺根竭茎衰柳败花残……破碎的东西比完整的东西更为真实,更为深刻,虽然它们是那么平常,那么清淡,那么落魄,甚至那么狼狈。它们从光艳十足无可挑剔的巅峰骤然落地或是慢慢地坠下慢慢地沉淀慢慢地变形,然后破碎,然后走进我的视线之中。”

一颗牙的生命没了,如烟花璀璨之后的匿迹,这仅是物的破碎与残缺,那么灵魂的孤独与无依是不是也是残缺呢?李白说:自古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那么我是圣贤吗?这漂泊四壁的灯光,这滴答敲响的午夜钟声,这缓缓流逝的光阴,这挥不去的失落,难道仅只为一颗牙的掉落?

那么,此刻的我也是美丽的,一个人在午夜,在万物睡去之后,在自我的生命断层里,寻找着过往遗失的一切一切,乔叶说:能够破碎的人,必然真正活过!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祭奠一颗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