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春天

一年一度春又至。

翻过了旧历的年关,春天的消息就开始在四处悄无声息的弥散着。或许,北来的朔风,还紧一阵松一阵的掠过原野,时而,有雪粒或雪片儿不识时务的飘洒下来。但是,大地上,一些儿坚强的小草已经在人们不经意的目光中,拱出了片片微卷着的芽儿,一小星儿嫩绿的颜色,在田梗上,在篱笆架下,在墙脚边,幽幽的闪着眼儿。在那坚挺的傲雪的梅花之后,追随着隐隐的花杏风儿,枝上绽了最早的一只莹洁的玉兰,或是一朵粉艳的桃花。河滨,倚水而居的垂柳们,寂寞的枝条上渐渐的鼓胀起一颗一颗的芽包,蕊黄色的芽包儿一天比一天大起来了,垂柳们像临水照镜的女子,正在舒展开她们婀娜的腰身,随风摆动着她们的水袖,要跳一支婉约深情的热舞。

水很清亮。在渐渐繁茂起来的草色和绿柯的映衬下,水越发显现出一种清绿,在清风徐徐的粼粼光波里,泛起一缕缕关于春意的遐思。轻轻的涟漪,大胆接受三月暖阳的抚摸,呈现出那一抹撩人的柔情款款的晶亮,连小鱼儿也禁不住从酣眠了一冬的水底,欢串到水面来了,摇着尾巴,打着旋儿,小嘴一张一翕的吐着泡泡儿呢。

几度春风过去,渴望着热舞的柳丝儿终于吐绿了,换上了一身新艳的春装,在和煦的太阳风中招展着妩媚的身影。雪白的梨花,水晶也似的樱花,挤挤挨挨的满枝满树的堆积。红的、白的、粉的桃花,像女孩儿的娇羞的脸蛋,点缀着滢玉一样的晨露,脉脉含情的在所有的枝头上甜笑。

油菜花绝对是以群体之舞取胜的,她们互相手牵手,肩并肩,团结一致,决心要把大地装点成金黄的色泽。你看,田野里,河滩上,堤坡边,农家的院墙外,哪儿都是灿烂的金黄色的交响,哪儿都被灿烂的金黄色所席卷。原本是一枝枝静静开放的花朵,这数以万亿计的花枝拥挤在一起,相互包容着牵携着,也就形成了一种锐不可挡的宏大气势,那花海所汇成的舞蹈的汪洋之势,仿佛要将你吞噬。而那嘤嗡的蜂蝶,伴着花儿起舞和鸣,则又演奏起一曲波澜壮阔的春之交响乐章。

花事渐浓。各种知名和不知名的花儿一一上场,竞相争妍。欢呼雀跃的小燕子剪水飞过。黄鹂在绿叶丛中发出清脆悠雅的歌唱。布谷鸟边舞边唱着,向着深绿而诗意的远方飞去了。随着花事渐深,烟花三月的阳光滑进四月的门坎,在柳絮飘飘中,时序的车轮抵达暮春,丰美热情的初夏正向我们走来。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走过春天
下一篇:悠悠故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