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筑绿色梦】香港掠影

车驶入香港,迎接我们的便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暴风雨。雨水则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散落一地,白花花一片。

路旁的灌木丛在雨水的洗礼下显得更加葱郁而富有生机,高大的棕榈树和橡皮树让我们这群来自北方的客人感受到了南国风光不一样的风情。

为了节约开支,我们选择的酒店在湾仔骆克道附近一条窄窄的小巷里,很安静。后来才知道,这里曾是很古老的着名红灯区,现如今仍然飘散着胭脂花粉的余香,特别是到了晚上,霓虹迷离,是大鼻子老外经常光顾的酒吧一条街。

漫步于街头,香港的街道都不是想象中宽阔,楼房也和内地的差不多,甚至没有上海、北京的精致和气派,如果七八十年代来到香港,看到这高楼大厦林立,感觉会很惊奇,现在内地城市到处也是广厦万千,大家到了香港就没有了太多的感叹和羡慕。

到一个城市,我不喜欢逛那些人气十足的人造景观,到了香港也是,不愿去迪士尼,不愿去海洋公园,我宁可背着包穿梭于背街小巷,喜欢吃街头的小吃,比如许留山的甜品,伤心酸辣粉,潮汕肠粉,街头的小吃店干净而有味道,再看一些旅行团不愿涉足的小景点,小景致,比如维多利亚的夜景,古朴的欧式建筑,坐着叮叮当当的电车在老街区里乱转,看着五颜六色的美女,自得其乐。

相对我生活的城市,感觉香港人的节奏很快,似乎没有人在悠闲的边走边晃,都是步履匆匆,地铁口发放的也是英文版的报纸(有点郁闷,看不懂),大家都很自律,竟然没有看到人闯红灯,没有看到衣衫褴褛的乞讨者,就连拉着横幅的示威者也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大街上,车的速度很快,没有人变道超车,也没有司机因为堵车拉长了喇叭。地铁上人很多,但大家都很安静,没有人高声喧哗,也不用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自己的口袋。

在网上百度下香港地名的由来,有段文字如是说:香港的得名与香料有关。宋元时期,香港在行政上隶属广东东莞。从明朝开始,香港岛南部的一个小港湾,为转运南粤香料的集散港,因转运产在广东东莞的香料而出名,被人们称为“香港”。据说那时香港转运的香料,质量上乘,被称为“海南珍奇”,香港当地许多人也以种香料为业,香港与其种植的香料一起,名声大噪。不久这种香料被列为进贡皇帝的贡品,并造就了当时鼎盛的制香、运香业。后来香料的种植和转运逐渐息微,但香港这个名称却保留了下来。想象中的香港,古惑仔,风月场,黑社会,想到了光斑陆离的快餐式香港电影,想到了那些娱乐圈的天王天后,有朋友说,说不定你晚上去吃小吃,就能遇到现实版的刘德华,关之琳等大腕明星,呵呵,虽然我不是追星族,但我仍然觉得会很好玩。不过,我在一个活动中,见到了曾经唱《牧羊曲》的郑绪岚,歌声依旧,美人已迟暮!唉,不禁唏嘘,岁月真是把杀猪刀呀,无论你胸部垫得多高,不论脸上粉擦的多厚,红颜易老,容颜凋零是件很无可奈何的事情,其实只要心态好,美人成为历史,依然是美人,就像画卷里的四大美女一样。

经过几天的亲身体会,我还是有点困惑,为什么我们内地的同胞们(绝大多数是,不排除极端分子)到了香港,就可以遵守交通规则,不乱闯红灯,不随地吐痰,而在国内,却是中国式的过马路呢?笔者思前想后,觉得还是人治和法治的不同,在香港,你看那些警察,荷枪实弹,既管交通,又管治安,碰到不老实的,就地摁倒,并告诉你(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作为呈堂证供……),香港警匪片都是这样教导我们的,所以内地来的小混混也不敢在人家地盘上造次。反过来,记得上次在家看了个新闻,几个坏小子酒后把执勤的交警打得鼻青脸肿的,可悲呀!

香港其实是个历史和文化不太厚重的城市,正因为如此,在接受外来文化方面,才显得不拘谨,不扭捏,大大方方,有着海纳百川的大气,满大街各类文字的广告牌,英文版的报纸,繁体字的杂志,店面里也摆满了琳琅满目的西方航运来的化妆品、食品,由于没有高额的附加税,况且产品的质量也都有保障,才使得大批的内地人觉得香港是个美妙的购物天堂,大包小包的淘回家去。

有一次,我漫步到了一间书屋,看到柜台上摆满了内地不可能看到的政治类的图书,早就听说过香港言论自由,但没想到这些书能见天日,并且皇而堂之的摆上了桌面,真有点佩服香港出版业人士的勇气!

短暂的几日停留,我和同伴们如一阵微风,在香港的空气中轻轻掠过,来去无声。临行,祝愿这个风情万种的城市越来越好!

QQ:935229629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共筑绿色梦】香港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