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潭记

前日饭后踏夕阳而顺流,僻得方外,豁然而阔者;昨日逆流,迎斜照,过舍十丈,穿竹林,水声嚯嚯,沆瀣腾腾,过小桥而视,盖急水入潭也。早见院前之溪,乃其分支,低堰隔水,溢者入潭,都江堰之技乎?

择路至潭侧,抚草棘,有巨石牛背而突,小憩而卧,然得旧友朱千元电话,絮絮不止,至晚而归,无以为文,愤愤焉。

今饭饱,携书直奔,遇畲翁烤竹作帚于石侧,互颔而过,坐石上,读论语数通,日坠霞飞,布于山树,烤竹之香渐浓,萦乎潭谷,乃合书而思。

潭近半圆,因巨石折为新月,宽深皆丈余,长过四丈。因其水清,无所不睹,全石以成,近山者水急,唯有白涟,不见鱼藻;近谷者缓,锦鲤戏焉,鸭凫聚焉,鸟雀?焉,蛙虫斗焉。

水自山出,与其广处低堰分流,急汇坠潭,击石腾腾,无有朝夕。鱼鳖难跃,翠鸟不飞,凝目视之,似壶口之缩影。一侧巨石,读书之妙境也;一侧悬崖,或似刀削,或似天琢,草木覆焉。至于谷口不知所逝,然谷有桥,影于潭,近乎满月,草木杂生,石砾斑驳,非百十年无以述其史也。侧目谷上,其平缓者似有居舍,未几,有农人悉悉显焉,未知其来往。

风嬉竹摇,畲翁未有归意,火欲烈,香欲浓,天欲暗,蚊欲起,水欲轰,乃乘香就暗而归。

时丙申季夏某日夜。

7月27日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未名潭记
上一篇:别那么认真
下一篇:红柿秋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