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生命,绽放光彩

生命乐趣的大小随我们对生命的关心程度而定。有限的生命长度,足够我们热爱生命,绽放光彩!

年幼时摇头晃脑背诵思想品德书本里的“生命诚可贵”等短句;稍大一点了,又难懂初中课本“拓宽生命的长度”;到了现在,我试着理解“生命价值观”,然而越了解,越觉到其中的深奥。生命不止,热爱不息。

前一段时间备受关注的脑瘫诗人余秀华大抵是对“人和人生而平等”的强力反驳。天生的残疾就是命运对她的不公。悲凉的诗韵反映了她的内心,“我可能真的写不出欢乐的诗歌的。”她说的云淡风轻,谁又知道她几度痛不欲生,然而她依旧散发着生命的气息,愈发的浓烈。她的诗歌,她的才华所在,会是她热爱生命的理由。余华说:“人和人死而平等,充满了平静豁达的凄凉。”我们朝着平等走去,过程诚可贵。

年轻的台风过后,会有命运降临。一位心灵画师梵高,他甘愿失去生命和理智保护自己的作品。然而时代有时泯灭前沿的人和物。梵高的作品往往带有原始的冲动,其有力的笔触,炽热的激情,强烈的色彩令人心灵震颤。可是当时的人们并不欣赏他的个性追求,尤其是高高在上的人们怎么会相信一个穷光蛋和抑郁病人的信仰。他自杀于法国阿尔的一块麦田,结束了悲剧式的不被理解。我多想梵高大师再多一点对生命的热爱,或许他会等到一个人与他共赴高山流水。

积极一定是主流。无论生命给了我们多大的恩赐抑或苦难,我们都必须热爱它。可能没有别的理由,因为大家都活着。这样我们才有力气绽放,像清晨的雨露所倚。

茨威格说;“她那时候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人不能徒劳而获,我们需要接受洗礼,以一种大多人尊重的姿态演绎生命。

21岁可能是许多伟人遭挫的年纪。21岁,霍金被确诊为ALS,不久便半身不遂;21岁史铁生双腿残废……为人的选择又是怎样呢?霍金的身体被固定在轮椅上,而他的思想超越了相对论,量子理论等理论迈入浩瀚的宇宙去进行“几何之舞”。他热爱生命,在轮椅上想象世界万物,是战斗不息的人生斗士。史铁生经理自杀的阴影后开始寻找光明。因为有着常人没有的“苦难”,他语出惊人,作品厚重感人,烛照人心。他说了:“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他残缺的身体道出了健全丰满的思想,他也因此成了当代中国的精神标杆。“史铁生之后,谈生奢侈,论死矫情。”硬实的是笔尖,恰似他们热血沸腾的精神,但仍比不上。他们忘记不幸,铭记满足,于是被世人敬仰。

我们要坚信,无论怎样,生命是仅有一次的礼遇,失落和不甘只会将自己的意念压制谷底。生活在世上,大多拥有者健全的体躯的我们,更应该热爱生命。草草的颓废生命甚至结束它是对生命的亵渎。你又是否忍心破坏了生命的美好?

热爱生命,不需要忘记,黑暗曾逼你放声歌唱。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热爱生命,绽放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