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随笔(三)

饱经春天、夏天和秋天风吹雨打的的树叶再也经不起初冬北风的肆虐,纷纷落满了一地。

面对它们,我抬起的脚又轻轻地落在了原地,我实在不忍心再践踏它们疲惫的脊梁。

曾经的蓓蕾,曾经的绿叶,曾经的风雨中不屈的呐喊,

浑身的尘埃,浑身的伤痕,浑身的日晒中不畏的干枯,

我缄默无言的哭了。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醉酒随笔(三)
上一篇:我的支教心得
下一篇:悠悠故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