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是佛家寻觅的简单;低头聆听天边落羽,遥首笑言云的心思,则是尘世人家追求的简单。

而“简单”究竟是什么呢?

我喜欢在阳光斜射的午后,轻拈几片清绿的茶叶,泡一壶香茗。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茶色涤绝细尘徜徉流水,这轻灵的茶,如竹雨缤纷,翩然起舞,如清波碎涟,嬉游自在。抬首望天空云卷云舒,低头小心翼翼地捧起茶杯,那刚刚还透着浅绿的茶,渐渐浓郁起来,仿佛细雨过后,竹叶间残留的雨滴划落在洁白的软纱上,慢慢想裙沿晕散······我忍不住呷了一口,那茶的些些苦涩由舌尖渗进五脏六腑,好似自己也幻变成了一片青叶,在这杯中自由飘舞,此刻无欲无求的真然,让我舅舅疲累的心,又忆起了儿时无忧无虑的戏闹,又回到了曾经懵懂青涩的年代······茶散溢着淡淡的芳香,回忆撩拨着柔和的旋律,一切的一切于此刻归于人性本初的善,归于最平凡的简单。

我喜欢漫步在足音悠长的深巷,闻着远处飘来的醇厚酒香,听着历经沧桑的老人发出苍老而质朴的吆喝声,段段美丽的传说洇入我的忆念,一位美丽的女子,正立于巷口,抚着被风吹乱的发髻,她深情脉脉地望着远方,在等待未归的丈夫吗?可似乎等待又一次落空了,夜色湮没了街的尽头。她怨怒的蹙眉,无奈地哀叹,泪水悄悄地溜出眼眶,湿润了晚风中摇曳的衣襟,我沉浸于她淡淡的愁伤中,这愁伤源自本心,没有一丝一毫市侩的杂想,让我忘了自己置身于尔虞我诈的俗世,忘了生活中的种种抑郁——只简简单单将身心谧匿于这丝淡的愁情里,一切嚣杂的情绪,如春光下的冰雪,放弃了原本复杂的构造,化为简单的蒸汽迎风而逝。

我也喜欢游弋于江南小镇的小桥流水中,凝视着一幅幅烟雨画面,在桨声水影里生动,款款流淌的渔歌,洗去城市的浮华与骄躁,亮出小镇甜美笑靥,青石板的岸上,老人咬着葵扇,追逐着孩子的脚步,夕阳的余晖掬着他们长长的身影,显出一种难得的安逸。晚风悠闲地搔动着玉兰花,将幽幽的香气连同孩子和老人爽朗的笑声谱成一首夜曲。望着古老的院墙在薄暮里朦胧,我的心早已和鱼儿嬉戏取了,哪儿还能让繁华和纷扰趁虚而入呢?徘徊在这恬静的镇子里,蜕去了阴邃的外衣,只眷留在简单的真朴里。

简单究竟是什么?我无从诠释,我能回答的只是我心中的“简单”——于午后,品香茗,忆儿时童真岁月;于深巷,觅油纸伞撑不起的丁香幽怨;于古镇,听渔舟唱晚,顽童嬉笑。

简单,如风撩过纱翼,如雨扑落绣帘······无意间在我的心海留下圈圈涟漪。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