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在莫奈的睡莲池

“我曾想用睡莲来装饰客厅:沿墙伸展,占据全部墙面,使人产生置身于无边无际的水面的幻觉。在那里,因工作而绷紧的神经将得到松弛,就像那些水一样,不再流动,静止休息。这间屋子还可以给居住者提供一个在开满鲜花的水族馆中央静思的机会。”莫奈当年的创作梦想今天所有人都能在巴黎橘园博物馆里得以实现。毫不夸张地说,这是莫奈送给全人类最美丽的一件礼物。
  
  郑板桥爱竹,徐悲鸿画马,而与莫奈一生相伴的则是睡莲。莫奈被誉为“光的诗人”,一生都执著于光影变化的描绘。最爱表现的主题正是他自己设计修建的睡莲池。晚年更在庭院中建成了长23米、宽20米、高15米的大画室,用来记录睡莲的晨夕光影。
  
  记得第一次见莫奈的真迹,是在日本东京上野公园的国立西方美术馆。当时是为了梵高的一小幅玫瑰静物画去的,而参观完毕,莫奈的睡莲和罗丹的雕塑却彻底迷住了我。去巴黎的第二天,从凯旋门一路经香榭丽舍大街闲逛到了协和广场,自然不能错过杜乐丽公园内专门收藏莫奈晚期巨作睡莲墙的橘园博物馆。
  
  对称的花园和喷泉雕塑自然是欧式公园所必不可少的。可明明旁边没有任何建筑工地或者维修现场,在白色的碎石路上却突然出现了两大块金属墙,上面还布满了鞋印。这个难道也是艺术?让人瞠目结舌。在巴黎就这点好,任何不按常规的东西都可以冠以艺术的名字,大家也会泰然处之。
  
  当我走进专门设计的椭圆形房间,看到四周睡莲环绕的景象时,真的是震撼。这才明白为什么这里被誉为“印象派的西斯廷教堂”。奥赛是印象派的圣殿,但有莫奈睡莲坐镇的橘园小而精致,是绝对值得花上两三小时停留的。人其实蛮多的,我们持博物馆通票依然排了近一个小时才能进去。也许是画的宁静感染了大家,观赏者都坐在房间中央沙发上静静地看。
  
  对于看画者,莫奈的画只有亲近、没有疏离,只有随心、没有刻意,只有接纳、没有拒人千里,仿佛是最常见的风景,一瞥可见,却又让人满心欢喜。晨曦中初醒的睡莲、正午怒放的睡莲、傍晚羞怯的睡莲、入夜安眠的睡莲,莫奈的这一池睡莲,较早期画作中的温柔宁静,骨子里更为奔放激情。你看过火烧池塘吗?夕阳下金色的池水中,睡莲竞放,是水与火的缠绵,将这种张扬的生命力表现得淋漓尽致。
  
  画家的眼,音乐家的耳。晚年半失明的莫奈,如同耳朵失聪的贝多芬,是极其悲伤的事情。他在八十岁高龄用生命所做的这些巨幅画作,不再是一味的宁静安详,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和激情。睡莲的宁静、妖娆、淡雅、慵懒,已经深深印入了他的骨子里。纵使眼前混沌,心底依然光明。
  
  盛宴过后,还是需要甜品调剂。不过这个甜品的数量和质量依然相当足。从莫奈的睡莲出来,一楼还收藏了很多其他现代绘画作品。除了莫奈,还有雷诺阿、塞尚、高更、毕加索、卢梭、郁特里罗、马蒂斯、莫蒂里安尼等人的大作,其中也不乏赫赫有名的代表作品。当然,其中部分我很喜欢,但有些委实还是接受不了。
  
  从橘园意犹未尽地走出来,协和广场上乌云密布,正好我们又借此躲过了一场雨。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沉醉在莫奈的睡莲池
上一篇:且惜,且铭
下一篇:´òÈ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