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三月

徐徐的清风,深情地亲吻似火的木棉。
  
  似火的木棉,微笑着绽放在清澈的三月。
  
  是因为钟情三月才爱上木棉,还是因为偏爱木棉才爱上三月?行走在三月的清风中,我经常不由自主地问自己。然而,思维在柔情的三月面前似乎也腼腆了起来,它只是调皮地冲我微微一笑。
  
  我听见,风儿在耳边吟唱。
  
  最先邂逅木棉,是在家乡的护城河畔,成排成排的木棉笔直地挺立在那里。火红的花儿挂满一树,落满一地。我第一次深刻地理解“春天”魅力,第一次很认真地向父亲请教它的名字。和伙伴们在树下捉迷藏嬉戏,哼着儿歌比赛拾木棉,那时候,总有玩不腻的游戏讲不完的趣事,每当黄昏降临,只顾着往家赶,留给木棉的永远只是个仓促远去的背影。柔情的木棉用它的包容笑对我这个不懂事的孩子,时至今日,想起那段在木棉树下玩耍的时光,内心仍是无限的温暖,感动,向往。
  
  早晨,迎着朝阳,出发。细听古城的清风从身边跑过,微笑。
  
  午后,坐在阳台上,悠哉地收听广播。淡淡的少年愁滋味,美丽的青春梦想,和着阳光的味道,音乐里,飘过的浮云也成了一种风景。
  
  黄昏,匆匆往篮球场赶,为孟、泽的每个精彩投篮鼓掌欢呼。给别人掌声自信,自己也跟着快乐起来,相似的日落中,我相信,每一天的掌声都有不一样的精彩。
  
  深夜,捧着海子的诗一遍遍地读,笔记上写满凌乱的文字,一次次地涂删不同的见解。海子选择在三月死亡,这是三月的悲歌,而“活在这珍贵的人间”则让我知道,其实美丽的世界一直和我同在,海子也是。橘红灯下,我期待,新的一天赶快到来。
  
  相似的生活轨道里,岁月的歌一直在播放。快乐的,伤感的,飞扬的,压抑的,一切收容在三月的清风里。行走在家乡的街头巷末,笑看着盈盈绽放的木棉,静静品读成长的歌。无声中,这似乎已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依赖。我快乐地当着一个简单的孩子。
  
  生活的步伐一路马不停蹄,昨天的云彩,风化成的是今天的童话,当套上“想起”这个字眼,一切就像在梦里。而再回首,已经是二零零六年的三月,站在的也是异地的校府。扛着韩园最小师妹的头衔,风风火火赶在东西区之间,惊奇地打量着身边的世界,中了邪似地怀念书山题海的高考备考阶段,迷茫,无助,困惑,回首。梦里,想家的心在滴泪,恍惚中,我看到了那满树的木棉,它正一步一步离我远去。
  
  第一次在韩园看到木棉,是在教C的三楼,那一晚倚在走廊上看夜景,抬起头,不经意间就看到了那一树的木棉。想想那时激动的心情,真的难以用语言来描绘。韩园也有木棉?真的是木棉?那一刻,泪水慢慢地从眼角溢出,那份久违的幸福缓缓地从心底腾起,一直以来,我以为木棉离弃了我,以为三月的世界将会少了木棉。其实,我一直都错了,我忘了,当我踏着那些无谓的淡愁徘徊时,木棉一直在最近的地方守护着我。在这里,他依然开得火红艳丽,仍旧以热情踏实灵气地走着生活的步伐,这些,给人的尽是无尽的思索。浓浓的乡情油然而生,悠悠地散发着清香,原来,时光的回眸里,木棉已不再仅仅是一种树木,它早已默默地凝成一种家乡的情怀,飘扬在我生命的每个角落。有木棉的地方,家在;有家在的地方,我不会孤独。
  
  二零零七年的三月,韩园的木棉依然灿烂,上坡,下坡,依然匆匆赶在东西区。调皮的小雨总是和我们捉迷藏,卧在床上,读着王文科教授的《讲台,我以忠诚支撑你的尊严》,慢慢地咀嚼教师的寓意,思索,进取。功课表很满,但还是会抽空看看电影,要做的事情很多,仍会拿着笔写着炽热的理想傻傻地偷笑。生活中不断有人离开,不断有人聚来,清风中,沉默也许是个不错的理由。仍然喜欢听广播,在云起云落时聆听三月的诗,梦想着美丽的故事。
  
  “这个忧伤而明媚的三月,我从我单薄的青春打马而过,穿过紫堇,穿过木棉,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与无常。”暮色里,郭敬明的话伴着悠悠钟声轻轻地从耳际飘来,浮云在我前头追逐着,天空一片明净。
  
  总在疼痛中错过,总在不舍里回首,总在期盼中眺望。生活是什么?成长是什么?行走中,我们经常为这些深沉的课题所烦恼,而当我们回头凝望,才惊奇地发现,一切的一切就像三月的清风,弥漫在我们的周围,平平淡淡地来,又默默地走,真实而透明,简单而晶莹。
  
  三月的故事很琐碎,三月的心情很微妙,三月的世界很精彩。捧着一颗平常心,微笑,播种和木棉一样火红的热情。三月,我们一路奔跑,一直奔跑。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怀念三月
下一篇:´òÈ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