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闲饮

最喜那一场初雪,飘飘洒洒的小雪儿初次飘起。空气里立刻会有种梅花的清香,幽幽的,如梦如幻,淡淡的袭进我的肺腑来,总是那么淡雅的清香着我小小心的世界。让我感到无比清新快乐。

总是在此种时候,爱人就会携一小壶酒回家来,净洁的案几上,四碟小菜,烫烫的水中将那一壶小酒慢慢的烫来,一壶泡好的清茶,两盏玻璃小巧的酒杯也早立在案几上。然后爱人就边微笑着边吟起那首诗来: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我就会笑着回应着:能饮一杯有,哈哈。

此时的我临窗而坐,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得清那从天而落的雪花儿,一片片,一朵朵,似绵似花儿,轻盈的,自由自在的,飘飘,扬扬洒洒。让人会羡慕是那雪花,似那份轻盈中的自由妙美,想那份飘逸,在天地间任意挥洒。

恰好似那句“蝴蝶初翻帘绣,万玉女,齐回舞袖……”一只只雪蝴蝶粘满了柔情蜜意在空中缠缠绵绵,缱绻的让人们为此心儿也酥软的似春花秋月绵柔,似鸳鸯戏水般的妙美。

爱人就轻轻的将那烫的烫烫的酒倒满满一杯,柔柔递我手中,含着那份温柔关爱的微笑,爱人会将杯举起:来,干!

一饮而尽,立刻暖暖的感觉,脸儿初升起一缕似隐似现的红云,一小口小菜夹在口里时,品到了那份酒的烈烈的由胃部慢慢漫延,心离胃部最近,因此被暖最早的该是那颗爱着爱人的那颗心儿吧。

爱人也脸飞起彩霞一缕,温情的双眼不敢让我轻易去触碰,那份万种柔情似高山流水,不敢去轻易看,一眼就会碰出爱的火花来,爱的烈焰,在彼此心间燃烧,烈烈的浓浓的。

等到二杯三杯饮下时,再去看我那秀美的脸儿,恰好似一朵初开的桃花儿,在春风里尽展,灼灼其华,何只是惊艳,又何只是疑是惊鸿照影来呢?爱人早已看得惊呆在那里,只会说那句:真是秀色可餐呀。

听到爱人的赞美心里顿感好美,好幸福。轻轻的站起身推开窗看那初雪儿,似一只只寻芳的蝶儿,一阵风儿将那雪花吹进窗内,那雪花就好似蝶儿栖在我那美艳的脸儿上,一丝丝凉意,清清幽幽,舒心的醉意浓浓。是否想将我从酒乡里叫醒我呀。我伸开手儿,想接着那朵朵玉翠,想将那瓣瓣梨花似的雪儿,与我一朵桃红相媲美,想听一听自在娇莺恰恰啼,却只看到留连戏蝶时时舞。漫天漫地都只是飘飞舞动的雪白的蝶儿。

人生难得几回醉,人生又难得几回与爱人同把酒同醉,两颗相爱的心儿就连醉酒也那么惊人的相似,我心儿醉醉的缠着他心儿,他心儿也醉意浓浓绕着我心儿,缠缠绕绕谁也无法分得清谁的心儿情更浓厚更醉几分。

我将舞步轻移,唱一首《贵妃醉酒》为心爱的人儿祝酒兴,我唱的如痴如醉,就好似梦回大唐,展眼就好一似看到了唐明皇,只是我不喜欢那君王爱,不相信那句:“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的誓言。

君爱一时间,那没有保障的爱,那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恋。有谁会与君王相守到天老地荒?那是美丽的爱情传说,梧桐树上三更雨,为谁相思滴到明,长生殿上的誓言,也不过是一句无法相守的空言。

转眼就返回现实中来,我问爱人我唱的可动情,爱人夸我唱的比贵妃胜三分,那杨妃怎能与我心爱的你相提并论呀,上得庭堂,下得厨房,闲妻良母,她也许除了会享受再不会什么了,她怎能与你相比,她能与你一样去工作,去参加社会各种活动吗?

命运是要自己把握的,只会享乐,贪图吃喝玩乐,才造成了悲剧呀。女人更要自立自强才会将命运牢牢把握自己手中,我唱完最后一句唱词,来了一个美丽的天女散花醉舞春风,将唱句推到高潮。

爱人早看得如痴如醉,也不知为什么,从我们一相识,爱人就喜欢用一双如痴如醉的双眼看着我,那么专注那么没有理由。他对我总是倍加关心和呵护,在他身边我感觉到无比幸福与快乐。

也许已经习惯了爱人的那份对我坚贞不移的爱,也许真的前生有一份缘,与爱人总喜欢那么浪漫的在一起,谈天诉说情重,更喜欢在雪天把饮一杯,诉一诉心曲。有什么烦恼,有什么不快事,有什么忧愁。都随雪花飘撒而去,留下美好的我与我深爱的人儿心心相印的恋情,爱的更加美,更加真切,只愿我们这份爱醉我们一生一世。

(原创作者:春草葳蕤)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雪天闲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