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和我打招呼的好朋友

如果说安稳平定是每个人的生命最终存在的模式,那那么长的人生,为了避免太过无趣是不是需要拼命折腾,掀起一点小浪潮,即使只是像洗衣机滚筒里转呀转那么转。年轻的生命最朝气,最骄傲,最风光,最无所畏惧……

初中。

S是一个有点男孩子样子的女孩子,干净的短发,双眼皮长睫毛。成绩中等。因为父母长期到外地打工,又怕她在青春期学坏,也考虑到家里的爷爷奶奶的身体,把她送进了县里的一所私立全封闭学校。

开学的那一天她自己一个人背着一个大包,两手拎着搓衣板,脸盆和棉被,大包的拉链没有完全拉上,半截衣架露在外面,爬了四层楼终于先到了寝室。私立学校比普通公立学校学费更贵管理更严格,来上的学生大多家里条件好,报道都有家长陪着,她显得有点突兀。

而H,是寝室里第一个跟她打招呼的人,S记得当时她就坐在自己床位的上铺,两条腿自然垂下,还无聊的晃了晃,长头发甜甜的长相说了句“你住我下铺吗?”S看了她,有点愣住,H把手上的抹布递给她“我叫H,我的床铺整理好了,你~我帮你吧。”说着一股潇洒劲儿顺着小楼梯爬了下来。也许机遇和缘分都注定在那一刻,先入为主的成为最好的朋友,那是一种其他人来晚了怎么努力也挤不进去的关系。

学校要求所有女生要把头发扎起来,刘海不能盖过眉毛。H觉得好麻烦,又喜欢赖床,每天多睡两分钟就害的头发来不及扎然后被生管老师拦住骂。后来H一咬牙,剪了个和S一样的短发,干净利落。

学校并不大,操场是运动会跑个接力一个人都要跑个大半圈的那种。学校食堂没得挑,给你什么吃什么,学校说饮食均衡不能浪费,所以盘子里的全部要吃完,当然H经常帮S吃掉她讨厌的香菇,而S则会偷偷问生管老师还有没有多的鸡腿然后和H分享。

南方的冬天是阴冷阴冷的冷,那样白色的世界带一点灰暗却比有太阳的晴天看起来顺眼多了。就是这样的冬天才会让人觉得那么靠近对吧。H笑的傻傻的说,“好喜欢听到别人说我们像同性恋,那就说明我们真的很要好很要好……”

初尝友情的甜蜜,有着归属的小情怀。S体育很好,喜欢跑步,H则比较文静,喜欢散步。于是晚自习后的操场上总有,一个一圈一圈跑着,一个一圈一圈走着,她们都喜欢听学校广播放的歌,好像从学校的广播里放出来就有特殊的磁性一样,能让她们喜欢一首歌到无法自拔。然后在寝室熄灯前哼着歌走回去,手牵手,还必须要晃呀晃,那是心情好时的默契。

你知道,男孩子气的女生都会有某种特殊的英雄情结。比如摔倒了磕破膝盖涂红药水时候一定要拿着棉签把好的皮肤也画上一点,这样看起来伤口更大,好像显得更勇敢。越是被压住越是想反弹。像早上晨练的时候,H就总是跟着跑跑着跑着就偷偷跑到旁边躲起来,等大家跑完最后一圈再插回队里。像学校不让带手机S就偷偷带然后被老师抓到没收急的哭了。

然后H还把自己归类为英勇的好朋友硬着胆子去为她出头和老师吵架,结果S没事H倒被叫了家长H后来也哭了起来。拥抱着一起难过的时候,觉得这个世界都要崩塌,可是就是不知道哪里还有一点点力气可以支撑情难自已的自己继续倔强的坚持下去。

诗人眼里的月亮和凡人其实没有不一样。那些面无表情的知了因为夏天而被赋予宁静的生命好像很厉害的样子,那些汹涌又温柔的海浪,不是在歌唱,是在唱歌。随行而自然,没有要表达任何喜怒哀乐。凄美的“悲泣到天明”只是一时代谢有点快然后自嗨了好久。我们记住的,往往是那个一起疯狂一起自以为是的人和快活时候的故事。好的坏的都是真实的因为信任而笃定。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第一个和我打招呼的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