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墨

热热烈烈的七月,碧水青莲,百荷不争而艳,清素中透着纯洁般宁静的美,恰似一袭柔情。烈炎的日,怒烘着大地,热浪卷裹着夏的浮躁,让花季绽放,令青春褪色……

——题记

这是个再熟悉不过的季节,欢呼雀跃,满腹惆怅,火热的夏懵懂的情怀,当漫天撕碎的书页缓缓落下时,将曾经纯情的梦久远地丢在了这里。梦,朦胧着心却渐远。

青春不再,岁月久远。

这是段火热且满布矫情的岁月,每逢此时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点酸涩。高考结束后的那种身心乏力,高举了十多年的那块石头终于放下。大学毕业准备离开学校那种曾经憎恨此刻留恋不舍的告别。终于向某某系的那位女生表白,终于放下了曾经难以割舍的暗恋之情。一场酒,一场津津乐道的酩酊大醉,或畅怀大笑或嚎啕大哭,多年的情感此刻浸在了酒里。天亮了。酒醒了。人散了。从此各自都去奔了前程。远去的那趟列车谁与我一路同行,喧嚣的列车载着一颗沉默的心。这是一段弥足珍贵的岁月,这是一段让人怀念的日子,或傻傻的,或落寞的,就像哪狭长的林荫。遥远的回忆总是淡淡的有一抹忧伤。

平凡的活着,平静的生活。凡庸的心参不透上乘里的真,没有智慧的目光将红尘往事当成破烂看,也就永远留恋生活中的纯甄。虽然堕落在凡俗中,但却享受着生活的美。

清晨醒来,看着妻子还在熟睡,儿子嬉笑着拍打我的臂膀,“爸爸……爸爸……爸爸”,我假装睡着眯着眼睛,儿子就坐在我身边用小手指戳我,嘴里喊着:“嗯、嗯”,我睁开眼看看他,他咯咯地开心的笑,笑弯的双眼像一对小小的月牙,用手拍拍他柔滑绵软的小屁屁,心里暖暖的很幸福。我在楼下车里,妻子抱着儿子站在窗前,打开车窗我听见儿子稚嫩的声音在喊我,我看见他在对我挥着小手再见。双眼酸涩有泪花打湿眼角,我开车去上班,并不知道妻子和儿子在窗前站了多久,在路上满脑海里都是妻子抱着儿子站在窗前送我上班的景象,那种感觉怎么说呢,的确很幸福,柔静的画面像水一样平静。

回忆是个贼。它窃取我记忆里的空间,还记得那年我和妻子没有车也没有自己的房子,住在不足二十平米小小的公寓里,我穿着厚重的满布黑色液压油渍的工作服,骑着“小巧玲珑”的自行车去上班,不分冬夏我回首往往就能看见妻子站在窗前看着我骑车远去。记得有一本书里写到没经历过磨难的人是不足惜谈论幸福的,有时候一个人默默的想自己足惜吗?

在家里有时候也会有坏脾气,讲话声音大了点,这时候儿子总会跑过我这边来嘴里喊着“爸爸、爸爸”,然后将他的小玩具递给我。看着儿子注视我那纯净、善良、无邪的眼神,感觉自己真的很混蛋,一个连自己情绪都掌控不好的人如何去赢得人生的精彩。

下班后开车带着妻、儿去兜风,黄昏时当车子从跨海架桥上驶过,了望车窗外的海面,远处斑斑点点的渔船好像就停泊在了水天相接的地方,缓缓升起的暮色依然无法遮挡晚霞的娇羞,迷人的景好似一幅巧妙的画。妻子将儿子拦在怀里,儿子开心地玩着自己手中的小车,在霞光中,在微风里我们享受着自然的美与恬静。记得从岳母家接儿子回来,途中去加油,实在太闷热我脱掉鞋、袜光着脚丫开车,妻子也打着赤脚,儿子光着小屁屁同样不喜欢穿鞋袜,加油时儿子伸头看车窗外面,对着加油师傅吐舌头,师傅看看车里的我们呵呵的笑着说你们真是一家人,都不喜欢穿鞋子,我看看妻子,妻子看看我我们不约而同地笑了……

平凡的生活,琐碎的往事,但回忆起来足以让人心动,嘴角微翘的那一缕微笑,盈盈索索的轻摇一下头,轻叹一声,岁月就是这般。

夏,在热浪中沉默,岁月缓缓流淌,简单的小事,几分羞涩几分矫情的记忆,给生活涂抹了点淡淡的墨香,足矣……

文/马李斌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夏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