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过流年,爱恨里草木深深

寻迹马路坡下的年少,愁是山间的野草。散落在房前屋后的故事,怎一句无言能够了解。思恋夭折在沉默中,不是无情,只是不再天真了。

不管眼里是多么荒凉,我只记得,时间它来过这里,那时候天总是很蓝,阳光暖暖的撒在地上,这里的童年任何时候都带着有温柔的睡意,就像猫儿伸一个懒腰。枯死的老树早被柴火结果,可是那新抽芽的枝条年复一年在心头繁茂。

来时路,义无反顾的执拗着要走,归去途,怎么也装不出豪迈的脚步。程程山水,游戏的规则只是彻悟,却依然锁在命运的牢笼。生活的乐章从未为谁停止过演奏,我不曾富有,卷入浮生,双手紧握孤独。

回忆若只如初,你在你的世界千般静好,我在我的国度一往情深,最终,还是被缘分打扰。那么,这昙花一现的唯美,多年以后,你是否还会记得那场冬雪。我将隐没在秋的落叶中,力劝迟暮不再萧索。

只是人海多了一个无人认领的故事,或许,时间久了,都没人传说。就这样,地久天长易主收场,海角天涯,人间天上。不过一世的距离,偏要自己坚强,硬把活人埋葬。每每提及,我便不知从何说起这段忧伤。

开不了口的说辞暗淡着色彩被时光越拉越长,在欲言又止的惆怅里满脑子全是遗忘。最后的默契还真默契,熬过流年,爱恨被我们丢了荒。

2014-10-31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熬过流年,爱恨里草木深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