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思索

节令过了白露,秋分也就来了。单位领导要我与他下乡进行农村扶贫调研。人大机关的工作说来还是多做些调研,能为领导决策提供第一手材料,为三亚的经济建设和社会进步做点事儿,当然是份内事。
  
  三亚沿海一带的农村,经过前一些年的扶贫打基础和“营造”,农村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群众的生活丰富多彩。但雅亮、育才、高峰三个民族山区,僻处一隅,仍然比较落后。自1998年市委市政府实施扶贫攻坚工程以来,山区扶贫工作队来往的人多了,为山区增添了新的活力,山区热闹多了。听到山区扶贫第一线不断传来扶贫新成果的喜讯,我们呆机关的同志也坐不住了。
  
  我们的车子先在崖城镇雅亮工作站院里停下。听完有关负责人关于扶贫情况汇报后,黄副主任急了,说什么也要去看一看力村的槟榔基地,经站里人员带路,车子绕过弯弯曲曲的山村公路,很快映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栋栋整齐的新平顶民房,坐落有序。我们先在村子里兜了一圈,只见一些老人在家门前翻晒槟榔果子。老人看似很耐心,很专注,我们实在不想去打扰他们了。陪同人员说,槟榔果经过加工晒干后,出售到内地可多挣些钱,是入药的上乘原料。我们折腾了好一阵子后,在村头那边的槟榔园里找到了村长。村长是个年青人,听说是民主选举出来的,他对村里经济发展有门道,群众很拥护他。他和村干部正在槟榔园里观看成熟的槟榔果和研究销售对策。一踏入这槟榔园,谁的感觉都变了,都被这满山遍坳的槟榔绿果所吸引。一株株,一串串,一排排,一片片,真叫人羡慕。职业的敏感驱使着我举起那使用了多年的傻瓜相机,咔嚓,咔嚓,咔嚓……一连拍下了好几张。
  
  从他们的交谈中,我才知道这个小山村集体经济尚有一定积累,村民家家户户都住上了新盖的平顶房,主要是靠村里200多亩槟榔果的收入,村民子女上中小学的学杂费还是由村里全包的。此外,村民家家户户还有存款。从与村干部的交谈中,我发现他们并没有多少笑容,但他们厚实的脸庞,厚实的双手,厚实的谈吐,却那样的令人敬佩。
  
  黄副主任因下午还有一个会要参加,赶着还要去高峰,看一看那里群众推广杂优水稻的情况。车子一转又到了高峰境内,马不停蹄地直奔市人大机关扶贫点什半村。在村外田野里有人家正在干活,车子沿路而去正好停在那正在干活的人们附近。呵!是扶贫工作队的同志在帮助村里修路呢。他们见到市领导来了,都停下手中的活儿,走了过来。还是扶贫工作队的韩队长快人快语,经他一介绍,才知道是秋割后车子把路压坏了,正在组织村干部和党员抢修。大家寒暄过后,黄副主任笑了,大伙也都笑了。黄副主任问起了今年推广杂交水稻新产品收成情况,村长进清如数家珍似的,抖出了全村总产、单产、亩产和各家各户收成情况。我很注意到每亩单产已达到916斤的纪录。是市里推广水稻新产品和推进农用技术培训后,家家户户都学到了一两门农用实用技术,什半村还是走在全乡的前列呢,也获得了市乡领导的好评。
  
  进清村长说着说着,忽然声音有些哑了起来,话语断断续续,大伙一下愕然。透过他的眼神,是感动,是激动,是内心的激动。我更注意到,扶贫工作队员们,他们也与村民群众为伍了,一人一手锄头,光着脚丫,头上也戴着一只旧草帽,身上的衣服沾着水渍泥巴……
  
  空旷的田野,一片静悄。好像我们的到来才打破了这寂静。
  
  每年一交秋分,遍地都是秋的景色,下乡走一走便知秋意。然而,城里是感觉不到秋天的。那被收获者踏着的小路,松软的泥土,就像富有弹性的地胶似的,脚踩在上面,麻酥麻酥的,会感到一股异样的兴奋在心头骚扰——这才是秋天的意味呢!
  
  站在秋天的田野上,呼吸着翻过的黑土散发出来的特有清香,我在想着,春华秋实,一年之计在于春,春之希望生于秋。秋,是金色的象征,是收获的季节。农民种庄稼,春播种,细耕耘,洒下多少汗水,沐浴几番风雨,企盼着金秋降临,希冀着喜获丰收。历史的年轮一再印证,金秋只能在脚踏实地的拼搏之后才姗姗走来;丰收总是对辛勤劳作的人们投去慷慨的微笑!
  
  然而,秋天依然年年催熟自己的果实,默默地奉献着。秋天始终是无私而公平的。因此,她才能够这样坦荡。
  
  在溢满秋光的山乡公路上,我思索着,秋天是美妙的,秋天是要付出心血和汗水的,只有付出心血的人,才有资格去感受她,去收获她。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秋天的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