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未眠只为钱

人没钱的时候,想钱;有钱的时候,想有很多钱。当你一旦拥有很多钱以后,你会觉得手足无措,寝食难安,比蹲牢受刑都难受。

我就经历过那么一回。

那是八五年秋天的事了。那时我还在小乡当会计。那时候午秋两季老百姓都要到粮站交公粮。老百姓交粮后还要把取款联交给大队,老百姓自己是取不到钱的。取款联集中以后再统一交到乡里,乡里再统一到粮站结算取款。把钱领回来以后扣除农业税和各项提留,真正到农户手中就所剩无几了。那时国家三令五申不允许给老百姓打白条,要求全部现金结算。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哪个乡都不敢让老百姓自个取款。一旦老百姓自个取款了,那钱就难要了,工作量也大了,更为重要的是完不成农业税和各项提留,乡村干部都要挨处分、被罚款,甚至都有被停职、免职的可能。

区里通知各乡到粮站结算现金。我是下午骑自行车去的,等我结完账取出现金时,我傻眼了,六十三万,小山似的堆在我面前。我哪见过这么多钱。以往结账都是通过银行转账到信用社,然后再从信用社三万、两万向外取。何况那时还没有面值一百、五十的人民币。取出来的全都是五元、十元、两元、一元的纸币。差不多要有一百几十斤。我从粮站找来两条尿素口袋分开装都没有装下,又装了一皮包,还剩两沓面值五元的实在装不下索性抱在怀里,一手掌着把骑着自行车,驮着两口袋,背着一皮包,匆匆忙忙赶到乡里。回到乡里已是下午五点半,信用社都快下班了。

那时信用社就在乡政府的对面,中间只隔一条马路。当我把那么多的现金带到信用社要存款时,信用社主任推三阻四就是不愿意存,说这么多现金晚上不好看管,万一出问题头都够杀两回的。我找到乡党委书记,书记来说也没用。信用社主任对乡党委书记说他请喝酒都行,这么多现金打死他,他也不敢存。要不明天上午再来存,通知银行直接把钱调走。信用社存不掉钱,我又去找书记。书记说找他也没办法,你是当会计的,钱只得由我保管。我的个天!这么多钱要我保管,万一出问题还不得要我这小命?我又忙着去找乡长。乡长也是这么说,其他工作能安排人帮我做,钱的事别人插不上手。只有自己看管自己负责。说时迟,那时快,乡政府院里下班的下班,回家的回家,只剩我一个人在会计室里看着一堆钱发愣发呆。这咋个办法?我也要下班回家呀!

人是被逼的,办法是想的。天已黑下来了,无奈之下,我又把钱驮在自行车后面,背上皮包,把钱带回家了。我的家住在农村,离乡政府有四里半路。到家以后不敢吱声,饭都没敢吃,把门闩的死死的,又找根杠子把门顶上。洗洗脸,洗洗脚上床就睡了。

说是睡,其实哪里睡得着。两口袋钱我塞在床底下,皮包里的钱我放被窝里面,枕头下面我又放了一把刀,随时随地准备战斗。

那时候钱当钱用。猪肉才一块半钱一斤,鸡蛋一毛一个。我一个月的工资九十二块钱,书记、乡长一个月的工资也才一百多一点。我躺在床上光眯眼睡不着,脑子里不停地在想:这么多钱靠领工资我得六十年,买大卡车购买十八辆,盖房子够盖四百间......更为可恼的是,外面有个狗咬心惊,屋外走个行人胆颤,稍微有点动静害怕。比蹲牢都难受。两个眼皮熬的生疼,就是睡不着。放在枕头下面的刀拿出来,塞进去;塞进去,又拽出来。巴望着没有事,又恐怕出大事。心时时刻刻地揪着。怕万一睡着了怎么办?万一被抢了怎么办?抽支烟,再抽支烟,灯也不敢拉亮,过不多大一会就假装咳漱几声,意在提醒外面的人我没睡,我醒着......

好熬歹熬总算熬到天亮了,看着那些烫手的钱恨不得立马把它扔了,害得我胆颤心惊六神无主,就差没神经了。这钱少了是好东西,多了真不是好东西。能让人疯掉,能把命害掉,还能把家毁掉。

早晨上班后,我抓紧到信用社存掉三十万,又紧急通知各大队会计前来兑现。忙活一天,终于钱光人安。我长长舒了一口气。好歹没出纰漏。工作保住了,小命保住了,一切都还是好的。

这钱,真不是个好东西!

qq.3302239190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一夜未眠只为钱
上一篇:流动的诗歌
下一篇:我努力读懂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