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中岁月的句点(十九)

不管以什么名义起誓都可以,刘疯人一定是我这一生认识的最特别的一个人!

因为他说话的时候,手一定不会闲着,总是连比带划。

刘疯人本名叫刘义。

这个绰号是他从初中带来的。

我问过章海清,他们初中是同班同学。

章海清说:“因为他成天神皇二武,说话老是连比带划跟个疯子没有两样,所以,就被叫成刘疯人。”

我没有多想,他确实是这样,边说话、边挥动手臂比划不停,确实像是一个疯子。

可怜的我,那时不知道,手的比划,其实也是一种语言。

他癫狂的举动常常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傻傻地想,在他癫狂的外表下,是不是掩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人的外表和内在,往往表现得截然相反。正如盐和汤的关系,淡了要加盐,咸了要加水。癫狂是为了表明他很快乐,而快乐,其实质,或许是为了稀释内心的苦。

果不其然,后来,郑刚勇跟我讲了他的故事。

他从常人变为疯子的故事。

每一个疯子,都会有他自己的故事。

刘疯人自小生活在县城。

刘疯人家在县城中心有一幢三层的小楼,虽不临街,却也彰显富足。相传,他外祖父是从湖南迁居而来,曾经是衡阳城赫赫有名的国医圣手。

离他家不远是席老师家,就是那个我三岁的时候,因救我而死那个“孔乙己”。

难怪我见刘疯人面熟。

席师母在世的时候,父母常带我去席家感恩,我和刘疯人应该是照过面的。但印象不是很深。我印象更深的是另外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孩子,长得很漂亮,穿碎花的裙子。关键是她的名字,那么特别,跟刘不给我唱《酒干倘卖无》一样,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她的名字叫葛荇萱,与我所知的仙啊、英啊、琼啊有着鲜明的区别。我很讶异,原来,名字还可以这样起,起得这么美。

从名字就可以看出,小荇萱的父亲一定是个知识分子,而且,其灵感多半来自《诗经》。

事实上,她的父亲绝不仅仅是个知识分子那么简单。她的父亲,是个大专家,走资派,不折不扣的、臭不可闻的臭老九。

我不禁惊呼:“刘疯人,想不到你家四围,竟是个藏龙卧虎之地!”

刘疯人的脸上放出光芒,就好像藏着的龙、卧着的虎是他,他就是诸葛疯人,等着什么什么叔三顾砖房似的。

那天,小荇萱急匆匆跑来,眼泪巴渣、咿咿呀呀连说带比划,告诉他说:他们的鱼儿,死了!

还没有比划完,眼泪就滑下了她美丽的面孔。

刘疯人打小就不喜欢和小女孩玩儿,唯独对她没有脾气。对她没有脾气的起因,源于一个布娃娃的事故。

小荇萱的父亲被打成走资派以后,母亲迫不及待就和父亲划清了界限,随后,又迫不及待改嫁给一个造反派头子。告别的时候,母亲给她买下了这个布娃娃。

这是母亲留给她的唯一的一件礼物,唯一的一个念想。

那时的小荇萱不是聋子,是个健全的人。

那天,刘疯人和郑刚勇在离房子不远的荒地里捉蚂蚱,看见小荇萱向他们走来,郑刚勇说:“快快快,藏起来吓她。”

待小荇萱走近,俩人便“呔”地一声从灌木丛里跳出来。

小荇萱正思念母亲,手里拿着母亲留给她的布娃娃。她吓得一个激灵,布娃娃脱手掉进了沟里。

小荇萱连声惊叫,俩人却哈哈大笑不为所动,直到小荇萱哇哇大哭,刘疯人才追着水流把布娃娃捞了起来。

布娃娃吸饱了水,晾干后,染色了,变形了,变得非常丑。

小荇萱非常难受,时常因此以泪洗面。

刘疯人为此也受到母亲许多数落,他才知道,那是小荇萱母亲留给她的唯一一件东西,唯一的一个念想,心里十分不安,便千方百计想要讨好小荇萱。

这还不算完!

二个月后,小荇萱生了一场病,一针庆大霉素,彻底夺去了她的听力。

她成了聋子。

刘疯人的心刹那间就碎了!

他把小荇萱的病,和丑陋的布娃娃强行连在了一起。

有一天深夜,他被噩梦惊醒,她梦见小荇萱嚎啕大哭,说她的布娃娃变丑了,然后,她的耳朵也不见了,要他把她的耳朵还给她,否则她什么也听不见!

他一连抽了自己几个耳光,抽得自己流出了鼻血。

所以,小荇萱成了他的心头肉,他像保护珍稀物种一样保护着她,谁要敢欺负她,敢对她出言不逊,他一定会拼了他的小命,哪怕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

人残了,心灵就变得敏感!

刘疯人的疼爱温暖着小荇萱,苦了累了,开心不开心,有趣的和苦恼的事,小荇萱总是第一时间向他倾诉。

他成了小荇萱最亲密的玩伴,最信赖的保护伞。

因为刘疯人的陪伴,小荇萱有了慰藉,逐渐走出了无声世界的阴影,渐渐变得开朗,变得活泼。

父亲把这一切看成眼里,嘴上不说,心里却心存感念。父亲疼爱女儿,自然就记得疼爱女儿的人。

刘疯人经常带小荇萱去沟里捞鱼,那天运气好,捞到两条五彩谷花鱼,小荇萱特别高兴,笑靥盈盈,红扑扑的脸色,分外美。她兴奋地比划说:“我要把它们养在家里。一条是我,一条是你。”

见她泪眼婆娑地来找自己,刘疯人还以为是谁欺负了她,心弦瞬间绷得很紧。明白只是鱼儿死了,才放松下来,掏出肮脏的手绢,帮她试去泪水,跟她比划说:“没事,死就死了,我们再去捞。这次,捞五条给你。”

小荇萱扑闪着大眼,红着脸比划:“要六条,一条我,一条你,还要两个姑娘,两个儿子。”

刘疯人比划说:“你想要几条都行。你就是想要水里的星星,我也会想法儿捞给你。”

小荇萱脸色更红了,灿若天边的晚霞。比划着要过他的脏手绢,去到沟边帮他去洗。

刘疯人轻叹一声,看着她娇好的身影,心里想:要是有谁敢欺负她,你爷爷的,老子一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不把他打得跪地求饶,都对不起老子一身的功夫,一肚子的墨水!

自从刘疯人记事起,他就牢牢记住男儿有泪不轻弹的道理。有一次闯祸,他爹打断了两根棍子,他都没有动过一丝想哭的念头!可每当小荇萱咿咿呀呀比划着向他诉说委屈的时候,每一次,他都觉得鼻子酸得不行。

83年初,小荇萱的父亲平了反,要调回北京,参与一个重大科研项目。

这意味着小荇萱和刘疯人的分离。

小荇萱哪里舍得呀!小荇萱,紧紧拽住刘疯人不肯松手。

残了的人,舍不下对自己好的人,也总是对未知的世界充满恐惧。

父亲当然知道小荇萱的感受,但离别,总让人无可奈何。

父亲掰她的手,她居然一口咬了下去,虽然不疼,父亲却被咬得老泪横流。她给父亲跪下,咿呀呀比划着,求父亲带刘疯人一起走,她对父亲说:“要没有他,你女儿一定会被人欺负的。”

父亲当然知道。

可父亲,不可能带刘疯人走。

可父亲,也不可能置国家的召唤于不顾。

刘疯人一言不发,牙关咬得格格作响,他在忍着,不让自己哭……

终于,小荇萱被强行拖走。

左邻右舍都还记得,她的尖叫声凄厉入云霄,凄厉得叫人心碎……

刘疯人一言不发,牙关咬得更紧,他在忍着,不让自己哭!

凄厉的尖叫声撕心裂肺!

凄厉的尖叫声渐行渐远,隐隐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刘疯人再忍不住,一跺脚,拔腿狂奔,像一头狂乱的野兽,狂乱地追了出去,他要给她一个拥抱,他要给她一个承诺:将来,他一定会去北京找她,要她做自己的妻子!

叫哑了嗓子的小荇萱本已安静。

本已安静的小荇萱突然看见了刘疯人。

看见了刘疯人的小荇萱发狂地挣脱父亲的束缚,想要把心爱的布娃娃送给他。

挣脱了父亲束缚的小荇萱,拿着她心爱的布娃娃,半哭半笑向刘疯人跑去。

一辆被死神附了体的吉普车,从一个角落冲出……

刺耳的刹车声…

沉闷的撞击声…

她为什么不跑了?

她为什么要躺在地上?

她的嘴里为什么流出了血?

心只一疼,就裂成了碎片!刘疯人疼得难受,所以,他蹲在了地上,裂开嘴嚎啕大哭!

那是他这一生唯一的一次哭!

确认女儿已死,父亲发狂了,他扑向刘疯人,疯狂地掐他脖子,恶狠狠地骂:“刘义,你这个乌龟王八蛋,老子要杀了你!”温文尔雅的人,爆出了平生第一句粗口。

刘疯人的母亲不愧是大家闺秀,她只说了一句:“葛老师,你是专家,国家需要你,犯不着为了竖子,脏了你的手,影响你报效国家。”

只此一句,就让小荇萱的父亲松开了手,匍匐在地放声大哭。

只此一句,让我每次见到她,都不由地肃然起敬!她让我这个布依山寨长大的土包子,从此明白,人生有一种极高境界,叫做报效国家。

刘疯人被掐得缺了氧,他头脑昏沉,昏昏噩噩地想:他害聋了她,又害死了她…心神忽而悲伤忽而焦虑,竟自是痴了,呆了。

接下来的两、三个月,鬼魂附了他的体,他患了魔症,经常独自比划,嘴里咿咿呀呀念念有辞,但谁也听不明白,他到底说的是什么…于是,人们说他疯了,开始叫他刘疯人。

就这样,他从刘义,变成了刘疯人。

有一天夜里,他梦见了小荇萱,小荇萱对他说:“疯子哥哥,你要好起来,因为我的魂,在你的身体里。疯子哥哥,你要好起来,因为我想要你,带我看这个世界。”

他答应了她。

所以他热爱生活。

所以他酷爱旅行。

所以他四十未娶。

当我劝他成个家的时候,他平静地说:“刘文文,我有妻子。”

我说:“狗屁!”

他恍若不闻,自顾地说:“我答应过我的妻子,带她去看这个世界。”

在那一瞬间,我恍然大悟,为什么他那么爱比划,那是他们夫妻俩的交流方式,他在跟他的妻子,描绘这个精彩的世界!

疯子,自有疯子的世界!常人难以企及,所以不能理解!

可怜的我,竟然不知,这世上有一种语言,叫做哑语。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年轮中岁月的句点(十九)
下一篇:我努力读懂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