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两棵树的约定

半个寒冷的月亮像光芒四射初升的太阳从两座山的腰间照亮了整个安谧的小山村,如同白昼,美丽极了!望着如此美丽的月亮,和照亮静谧的小山村,久久不能寐!于是从床上爬了起来,穿好衣裳,站在如此黑暗的夜深里的窗帘下,静静地欣赏着如此漂亮的景色,惆怅不已!

好快,明天又过年了!回到故乡,刚好就过完了第一个星期。这一星期,几乎宅在家里,很少迈出门走出去!每天喜欢习惯性地站在二楼自己的房间里如同此时呆呆地静静地窥视着窗外的一切,仿如自已是从南方飞回来的一只候鸟停靠在无比透明的铅合金窗台上,小心翼翼地俯瞰着这片陌生的环境,然后细细地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对面的村落亦是那样静谧,又还是那样荒芜,白白的水泥路,不见人烟,好像这里已经是一片被遗弃多年荒芜的地方! 每天除了喜欢站在房里观察着这一切,最高兴的还是会来到每年过年回来最喜欢来的地方:一棵绿绿葱葱的橘树和一棵光凸凸没有一片树叶的李树下。蹲着,或站立着,手持手机,两眼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对面变化的村落,看到美景,自然而然地拍下来,然后上传到空间或朋友圈;看到新鲜的地方,心情自然而然地会高兴激动起来,然后把所看到谨记于心,千千万万遍,即而陷入无限沉思中,仿佛对面的村落永远看不厌记不住!

而路边的这两棵树,始终默默地站在这儿,经历了春夏秋冬,或风霜雨雪,在深深的寒冬最后的美丽季节,面带微笑,以最美的姿态欢迎着我的到来!所以,每次走来到这两棵树旁,心情特别愉快,仿如一别一年的朋友,在相同的季节里相同的地方再度重逢而相见!此时它们依旧没变,橘树依然绿绿葱葱,矮矮地站在李树旁边。看到它忽然想起屈原的《橘颂》来,或许只有这南方的南国里,在这冷冷的寒冬里,还能看到“苏世独立,横而不流”依旧茂盛依旧葱绿的橘树吧;而一旁的李树,这时候树叶早已掉落不剩一片,与橘树形成鲜明的对比,光秃秃地展开那翠翠地枝桠,等待春季长出嫩叶,夏季结出鲜果,秋季再凋落,冬季光秃秃的!遗憾的是每年看不到它满树嫩叶茁渐成长,开出美而艳的花朵,吃不到树上长出来的甜果!

一个阳光晴朗的午后又走来了俩树旁,贮立着,只见李树昂首挺胸高高地矗立于路旁的黄土高陂上,俯瞰着全村,秃秃的枝桠像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向外延伸,直上云霄;橘树依旧默默地陪伴着一年四季常变的李树,默默地长厮守着!远处的稻田梯形般一块一块由高到低纵横排列着,分布在山村的中央。白白的水泥路像一条大水蛇蜿蜒穿过,清澈的渠水在水田里静静地流淌,周围的青山住在白云上,时而探出头,时而忽隐忽现。突然,天边一轮血红的霞光冲破厚厚的青云,一束一束地洒下来铺满整个大地,温暖地照耀着宁静和祥和的村庄,给这个美丽的村庄即而带来无限的光茫与生机!

所以在故乡,我也最喜欢来到这里,站在树旁,默默地看着和欣赏着!而很多时候,常把它们当作一个标准的坐标,或参照物,然后循着它们一路去找寻,找寻那儿时丢失的记忆,也找寻未来的希望!每年从这出发,每年又从外归来回到这里,停留而贮立在它们身旁,宛如成了我们一年又一年的约定,约定着春暖花开,约定着希望绽放!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与两棵树的约定
下一篇:寻找一方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