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酷爱人像与生态摄影

□苏弼坤

“人像摄影作为一种艺术表现形式,要求模特拥有特殊的表现力,或者说摄影师能够让模特产生不一样的表演欲。这种表现的形式,除了借助气氛的烘托外,还要有光的运用、角度的调整、视点的切入、模特的情绪调动等。”昨天上午,刚刚结束外拍的佐宏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打开了关于摄影的话匣子。佐宏说,他身边的一些摄影师朋友知道他,大多是因为他的人像摄影,其实他还有个小爱好,就是拿着微距镜头拍昆虫。

 

佐宏。

专注人像摄影30

1980年,初中毕业的佐宏从武汉来到驻马店技工学校读书。那个年代,别说相机了,就连照相馆也没有几个。佐宏每天节省5分钱,经过3年多的积攒,他买了一台价值156元的双反相机。1982年,技校毕业的他参加了当年的高考,被武汉的一所大学录取。

1986年大学毕业后,佐宏参加了工作,有了经济实力,并且在生活中慢慢和摄影有了接触。通过当时的报刊,他能看到其他地方的摄影作品。

因为当时还没有摄影采风、摄影培训这一说法,一心想在摄影上搞点儿名堂的佐宏开始在工作之余骑着自行车外出给人拍照。“说白了,我当时就是一个背着相机的流动商贩,有人需要我就给他拍张照然后洗出来,不管多远都骑车送到他们手里。”佐宏说,他的摄影之路就是从人像摄影开始的。

1999年,佐宏骑着自行车行至当时的汝南县水屯乡,不经意间看到一位满面沧桑的老人坐在树下乘凉。夕阳下,老人花白蓬乱的头发被映衬成金黄色。或许是灵光一现,佐宏和老人拉起了家常,并把一盒胶卷全部用在了老人身上。

冲洗照片时,照相馆的一名工作人员看到老人的那幅照片时惊叹不已,向佐宏提到了当时的摄影比赛并建议他投稿。让佐宏没有想到的是,这幅被命名为《年轮》的照片,竟然获得了当年全国摄影大赛肖像类二等奖。

“从1986年到现在我一直钻研人像摄影。在我看来,把漂亮的模特拍得无比美丽并不算有技术,把所有人的魅力都能通过一张照片、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展现出来,才是人像摄影的关键所在。”佐宏说,多年来,他花在人像摄影上的功夫太多了,从最初的构图和视角选择,到现在的科学用灯,可以说他已经把人像摄影从追求精美的作品升华成为一种融入思想的创作。在他看来,人像摄影其实就是一个展现“寸有所长”的艺术。

为了拍一滴水4天没合眼

“如果说人像摄影需要摄影师去导演、去融入自己的思想,那么微距生态摄影就需要重新确立‘人’的位置。”佐宏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把相机对准那些人们肉眼无法观察到的东西。

然而,微观世界的小生灵并不像人像摄影时那样可以由摄影师掌握。“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们为了破除神权统治而重新确立了人的位置。我对这些微观世界的小生灵,就应该遵循这种思路。我不能以还原昆虫本身为目的去表现它们的存在,而应该通过昆虫来表达自己的观念。”佐宏说,通过人像摄影他了解了不同体型、不同气质、不同性格的人应该用何种手法去表现他们。而生态摄影,则应该学习不同昆虫的习性。

想拍出一张让人叹为观止的微观世界照片,需要的不仅仅是技术与设备,更需要超常的定力和毅力。“在学习摄影时,我曾经为了拍一滴水四天四夜没合眼。”佐宏说。

佐宏介绍,为了拍一颗完美的水滴,他把自己家的蓝墨水、牛奶都搬了出来,希望通过改变水的浓度来提高水滴的美感。可经过几百次的实验后,他发现这样并不行。因为闪光灯的回电原因,他还特意买了新的电源,为的是让闪光灯的工作频率更高。最终,经过4天几万次的实验,他终于拍出了一张让自己满意的水滴照片。

现在,佐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摄影人是执着的。

佐宏摄影作品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他酷爱人像与生态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