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何尝又不是现实版的生化危机

近几日,在吃瓜群众都在讨论某些明星的八卦新闻时,有一条新闻却被默默的刷了下来……

那便是“世界首例免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

“基因编辑婴儿”,这个词听起来似乎很神秘,其实,那并不像报道写的那样,是“世界首例的基因编辑”,这项技术其实早已存在,之所以不加以深入的研究,那是因为它和克隆人一样,具有太多的不可预知风险,还有不可违背的伦理道德。

然而,可怕的是被研究的两个婴儿已经出生了,还记得克隆羊多莉吗?多莉虽然是世界上第一只被克隆出来的哺乳动物,可是,它只活了六年,且远低于普通绵羊的寿命十二年。

不可想象,那两个通过基因编辑的婴儿,以后面临她们的会是怎样的命运。诚然,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如若那两个婴儿真的健康的长大,其后代,基因是否会发生改变,或者发生基因突变,这都是不可确定的。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在零七年还有四只桃莉的克隆羊,不是很健康吗?

可是,谁敢保证通过编辑的基因不会发生变化,或许它是可以成功的预防某些疾病,可是对其他的疾病的敏感度又是如何?又有谁知道?

也许,会有人觉得,如果基因编辑能成功的话,绝对会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又一个里程碑,这样,人们就可以通过基因编辑进而来控制生物的性状,如此这般,以后的人都可以通过基因编辑,使每个后代都拥有爱因斯坦式的大脑,帅气的面孔,黄金比例的身材。

可能,这样听起来,特别酷,只不过,有考虑过后果吗?拿两个生命来做实验,谁该为他们的人生买单?

新闻发布后不久,便有一百 二十二名科学家联合发布声明,对此表示反对和极大的不满。

而对该两名女婴做基因编辑的人叫贺建奎,据悉,该基因编辑的原理是通过除去跟免疫系统息息相关的一个基因CCR5,而后,再送回母体发育。以此来免疫艾滋病毒的入侵。

可是,讽刺的是已有多项科研结果证明,基因CCR5一旦缺失,感染病毒的可能性将会大大提高,更可怕的是除了这两名女婴外,还有一对参与实验的夫妇,“可能”也已有身孕。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极度反对克隆人的中国,这场充满噱头的基因编辑,会进行的如此顺利。

但是,我相信这后果没有人能承担的起,不管是短期的,还是长期的……

我更不知道,参与该“实验”的父母,到底知不知道这将会给他们的孩子带来多大的危害,他们就不怕他们的孩子会中途夭折吗?拿自己的孩子做实验品,他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科研是要有底线的,拿活生生的人来做实验,人性呢?良知呢?

然而,这个疯狂的科学家还大张旗鼓的开了个新闻会,进行了一场毫无人性的演讲,不过可惜的是,都被娱乐圈的新闻八卦给劫了胡。

但是,通过基因编辑而出生的那两名女孩,她们将面临的,绝对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她们要么会因为缺少的基因免疫力低下,过早夭折,要么,健康成长,将进行过编辑过的基因以某种方式继续延续下去,而这结果,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可能将来有一天,会因为这样的基因会产生变异,会出现像电影《人兽杂交》中库伦那样的怪物。

那个时候,人类又该怎么办?

如若她们能健康的成长,难道人们还能剥夺她们正常生活的权利?还是说,为了人类的福祉,应尽早把危害扼杀在摇篮里?

细思极恐啊!

很多人觉得,改造基因似乎只存在于像《生化危机》那样的好莱坞科幻大片里,却不知,现在已经在人类的世界里打开了序幕……

只是,大多数吃瓜群众还是在纠结蒋劲夫的家暴,薛之谦的八卦,陈羽凡的涉毒和易烊千玺的生日里,而这条关乎整个人类未来生死存亡的重要信息,却被狠狠的刷了下来。

或许,这也是另一层悲哀……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基因编辑何尝又不是现实版的生化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