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无影

一蓑烟雨,一念情。一场氤氲的阴霾过后,等待在此圆梦。

春雨随着季节的回暖伴随而来,雨簌簌而落,淅淅沥沥,沙沙无语。润泽了思念,涤尽了初春的萧瑟与荒芜。瑟瑟低语的虫鸣,漂浮在初晴潮湿的空气里。泥土的气息唤醒了又一轮萌芽的新绿。等待着幽幽芬芳的四溢,等待着一场花开的盛宴。

有花相伴的日子,是快乐的。在家乡,人们都认为男孩子不应该喜欢花,还有一种戏谑的说法,说男孩子喜欢花,长大后找不到媳妇,或者说以后会怕媳妇。为此,从记事起,我就承担着某种不需明言的压力,我知道我不是第一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人。而对花的喜爱,我只是默默地践行着,无关风雨。

【一】蒲公英

在模糊的记忆中,一种没有亭亭玉立的身姿、朴实无华的花朵在一次次眺望的追忆中,愈加清晰,那是我与花朵的第一次邂逅。它没有耀眼的花枝,没有沁人心扉的花香,没有妖娆婀娜的妩媚。但春天里的时时相守、刻刻相伴,却让我的心花开满季。

蒲公英,一个形态渺小的生命,一个习惯成自然的景色,在日渐习惯的眼眸中,消逝了它原本朴素的光华。而它,不骄不躁,在嫩黄的花朵褪去后,又在羽翼的紧簇中回环着生命里的又一次美丽,即使是即将散去的绒羽,相遇的短暂,也要乐享其中;即使各自奔向四散的远方,也会微笑着招手离开远去,默默飞向追寻之地。原来,生命的长度,不取决于飞跃的距离,而是一颗安静沉稳的心,时刻的沉淀在变与不变的路途中,而从未忘记自己。

今年5月,我去外地参加了一次招聘考试,考试后原本即刻回家的计划,在思念的面前被完全淡忘。我坐上了去哈尔滨的火车,去看看近半年未见的妹妹。伴随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我陷入沉思,回想起了与妹妹的点点滴滴。还记得那时,家里的条件不再像我小的时候那样拮据,相对富足的生活,也让我们的生活充满了乐趣。

那时,父母常常给我和妹妹买好多饼干、糕点和水果,因为怕我和妹妹过分贪恋零食而不好好吃饭,父母将它们储藏在了高高的储物柜里。可又有哪个孩子能够抵御得了零食的诱惑呢?于是,一次次窃取零食的计划,在我和妹妹之间频繁上演。而在我们眼里看似天衣无缝的计划,早在父母的眼里成为了兄妹团结一心的调皮。

如今回想起来,自己都会忍不住笑,随后又是热泪涌上眼眶的湿润……经过6个小时的旅途,终于见到了妹妹。晚上10点半,这个时间本应该是妹妹进入梦乡的时间,而那晚,却被一次久违的拥抱代替,温馨暖暖又热泪盈眶,我们在哈尔滨站前,将不能释怀的想念,映照在了夜空下久久的相拥……

俗世奔忙的日子,是我们未曾身旁、远隔两地的相伴,爱与亲情成为了时空连接的纽带。即使是多变的路途,即使是生活未知的恐惧,我们也从未忘记内心不变的想念与初衷。就如同朴素的蒲公英,不曾忘却自己,将静默的简单也演绎成了生命里耀眼的光华。

时间就是这样,匆匆划过指尖。忆逝的年华将胖胖的小手变成了一双满是褶皱老茧的大手。而那手心中紧握的不在是几朵鲜艳花朵的无虑,而是满满的承担与责任。我们期盼着自己在时间穿梭的希冀中成长为一棵可以依傍的大树,保护着我们想保护的人,共担霹雳风雨,共赏流岚虹霓。于是,我们不得不走在各自追逐的路上,分别也在所难免,相聚的珍贵、不舍的挽留,在分分合合的人世间时刻上演。耀眼夺目是美丽,沉静追寻也是内心从未枯萎的绽放,它们相得益彰,和谐之心,尽情透露着不忘生命聚散的美好。

虽然蒲公英终将开败在时间的匆匆里,但每一季的迎来送往中,总有些神往让你驻足,那是用心的陪伴,时刻萦绕。感谢你,美丽的精灵,感谢你,伴随在我的生命里。因为你,我懂得了陪伴的意义,也许是近在咫尺,也许是远在天涯,但不曾相忘的心,和不曾忘却的思念,却能让我们在走过流年、看遍世事百态后依然坚定着彼此的陪伴。

你不仅是我童年额头上美丽花冠的编织,更是一本时刻静心的经卷。美丽的蒲公英,你还好吗?你是否还在黑龙江边默默无闻,静静绽放?是否还在江风拂过的堤坝上,摇曳着柔软的身姿?是否还记得我和妹妹追逐在草地上嬉笑的声音?是否还记得那个额头上满是汗珠的小男孩俯下身躯的注视欣赏?

蒲公英的绒羽再次飘飞在流年的清芬里,飞向远方。而它与我的相互陪伴,时刻浮现于心间。一季的相遇,从此便不再分开。那些曾出现在你生命里的印记,都是一段美好的留恋。似一段恋曲缠绕心头,似一期梦影等待归来的佳期。我们是彼此相依的港湾。

【二】梨花

你从春天走来,又在初夏的炎热中,飘飞着漫天的雪白。花谢花飞花满天,作别着西天不再相遇的云彩。满天纷飞的你,是否也不忍离去?是否在用簌簌翻飞的花瓣留恋着对世事最后的观摩?是否用那寂静的喃喃之语做着最后的告别?

晚风起,夜渐凉。一扇窗,用透明隔阂了温暖保护与肆意妄为两个世界,我无力地望向窗外,任狂风怒号拍打,在四周渐渐落下的黑暗中,无力的叹息。不知明天的你是否依旧雪白,是否笑靥满心。夜里,雷声阵阵,惊醒了我隐遁在梦里悄悄的思绪,拨动了心弦上不忍直视的伤。没过许久,一场如注的暴雨倾泄而下,雨滴密集的落下,敲打着门窗屋瓦,发出闷闷的滴答声。凋零,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命运。

第二天清晨,天气已晴好,潮湿的气息中渗透着涩涩的泥土味,只是菜园里那棵梨树,只剩下了点点残花的点缀。土壤里满是雨水打湿、泥土模糊的花瓣,它们在笑,而我的心在痛。

渐渐的,秋风吹起,泛黄了天地万物,匆匆而过的一场春夏,仿佛坐上了时间的快车,来不及挽留。而经过两季的孕育,梨树上的小梨已经成熟。打开窗子,便会闻到菜园里梨树传来的阵阵清香,飘飘的似有若无,仿佛在悄悄地告诉我们“主人,果子已经成熟,快来品尝吧”。于是,我和父母拿着二姨生前为我们编的小塑料筐,去菜园里拾起香甜的小梨,不禁想起了勤劳的二姨。二姨的生肖是牛,人们都说属牛的人生性善良勤劳。而二姨就是这样的人。酷暑寒冬里都是她忙碌的身影。

二姨的家坐落在山脚下的村庄,村子前就是连绵无尽的群山,绿色的层叠起伏,错落着美丽,也透露出了丝丝神秘,而那里也永久的留下了勤劳者跋涉翻越的足迹,大山也将自己贮藏的财富无悔地奉献给了她,还未展开叶脉、颔首的蕨菜,深埋土壤中药材,山中的野果和大榛子,都在二姨疲惫的微笑中,填满了一箩筐又一箩筐……她,就是我的二姨,一个勤劳的人,四季无休,风雪无假。家里居住环境的变化也在无时无刻的映照着她劳动的累积和生活的变化。从村子边上那个小而破旧的房子,到村子中央那个宽敞明亮的大瓦房;从狭小泥泞的小院,到大而宽敞、陈设着大型农机具的水泥院落,一切都在她的双手下变得殷实丰厚。而她,瘦削的身躯,却没来得及休息休息,品尝一下自己种下的果实。癌症与深埋于心的爱,不知留给了多少家庭无法言说的伤。

二姨走了,她用一生的辛勤与笑容留下了亲人们对她的思念与祝福。就像那春季里开败、被风吹散、被雨打湿的梨花,用一生的微笑,用这秋后的果实,默默奉献着今世的香甜,将美丽的种子播撒在每个于树下仰望梨花、品尝梨子甘甜的人的心里。让逝去成为美丽,让奉献默默传递。原来,那笑容是寻到归宿后的无悔和喜悦。

缄默、无语,沉静、无息。飘飞的梨花,淳朴美丽的二姨,带着我们的思念走在了远去尘世的路途,渐行渐远,空白了我心灵的一隅,而那里永远是等待你们归来的位置。

【三】牡丹

花一样的年纪,自然像花一样的珍贵。就如同这雍容华贵的牡丹,写满了有关生命的难忘与温馨。还记得那个初夏里即将分别的日子,伤感弥漫了我的身躯,我蜷缩在灰暗的影子里,双手抱膝,头伏在膝上,静坐在那片只有自己栖息的荒芜,合上双眼,回想着大学四年来的朝朝暮暮、点点滴滴。在这里,我收获了太多太多,以至于我难以割舍那份心灵的情感。而分别,已经是时刻倒数的计时。

我们每个人就如同一株牡丹,是生命特殊的孕育。它的雍容与华贵不是来自于他人眼里的傲气与不可一世,而是源于自我的真实。自己的经历不论好坏,都是生命给予的一份独一无二的馈赠,正是这些,使我们开出了别样美丽的颜色。雍容于真实,华贵于淡然。而路人们只关注到了我们美艳的颜色,却不知这颜色里熔铸了多少血泪、多少爱恨、多少过去与未来。只要我们懂得自己的珍贵,其他一切又算得了什么呢?当一片温馨的温暖洒下,一次美丽的绽放便悄然萌发。

安睡的夜里,这些珍贵的记忆总是会调皮地浮现,随着思绪遨游梦之海。我时常想起大学里的老师和朋友们,有时会梦到自己又回到了古代文学的课堂,看到了李莹老师在阳光的映照下依旧灿烂微笑的脸庞。我们大家一起在古人的挥毫泼墨中聆听着穿越千年的声音,那句“江畔何年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依旧让我心绪满怀,还记得我对诗歌“人”“情”“境”“景”观点的提出和理解让您欣喜又安慰,短暂的课间十分钟,我们围绕这个话题讨论了好多。

感谢您给予的一次又一次启迪;还有毕业前,与吴媛媛老师的最后一次拥抱,一别两年,甚是想念,谢谢您四年来对学生无微不至的关怀,没能在您的身边继续读研,是我今生的遗憾,也许这就是命运冥冥之中的安排吧;优雅美丽的朱华老师,您现在还好吗,在您的鼓励下,我开始了自己爱好的散文写作,也依然记得您常常提起的那句“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严厉和蔼的王磊老师,课上,您总是不厌其烦的为我们纠正平翘舌发音的问题,课下,您总是坐在我的身旁,与我分享您缓解颈椎病的方法和心得,希望年轻的生命早日摆脱病痛的困扰。

知心的吕佳老师,您不仅是我的良师,更是益友,您告诉我做事就要执着本心,不要理会流言蜚语,更要从多个角度看问题,就像一部作品可以从多个不同的角度阐释生发,而有时,我们的人生也需要“留白”;可爱的董慧老师,我们总会私下里称您一声“慧姐”,您对《人生》的讲解,让我知道了人生的各种未知与起伏,也意识到了改变的重要,也许我的性格就是我今生最大的枷锁……当然,还有我大学里的朋友,我更不会忘记大学里那个特殊的“三人组”,不论是我与健、文龙,还是我与文龙、宗华,都有着曾经相遇的快乐,和而今各自天涯的惦念。

又是一年夏日来到,喜鹊在窗外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想念又开始在我的心里悄悄作祟。不知校园里的牡丹是否过了盛放的时节,不知它是否也沾染了墨色里不曾言说心事。只有寄予的流光映照着年年岁岁的相似,也感慨着岁岁年年的不同。

【四】翠菊

初秋的天那么蓝、那么高,深邃悠远的情怀,在一双双眼眸追寻的注视中,更加宽广、幽蓝。虽然,翠菊绽放在这个群芳追逐凋谢后的秋季,但不论时节,不论年代,拥有属于自己绽放的机会和不曾放弃自己的人,又该是多么的难得。就像我的父母从未放弃过我一样。

母亲爱花,我也爱花,尤其是翠菊。虽然母亲总在嘴上说,她不喜欢花,但我知道她不喜欢的,是过去那些痛苦对儿子造成的伤害。而翠菊,恰恰是这一切经历的见证者,也无奈的成为了母亲不忍直视过去的替罪者。

我刚刚出生时,就让父母紧张万分,没有心跳和呼吸,面部发紫,多亏了父母一再地坚持,我才有了活下去的机会。在农村,很多孩子就是因为这样而丧失了生存的权力。我刚刚足月不久,又因为乡卫生院医生的粗心,打错了针,幼小的身躯在一阵剧烈的抽搐后,再次没有了呼吸,几经周折,才保住了性命,当时父亲的怒火,几乎能生吞了那位如今不知在何方的庸医。但这些苦难并没有立即回馈我幸福的生活。

童年,本应该是在爷爷奶奶怀里撒娇的时候,而我,却不讨他们的喜欢,父母在农田劳作时还要带着我,从凌晨到傍晚,从烈日炎炎到大雨滂沱。他们在垄沟里铺上麻袋,我坐在上面,他们边做农活边照顾我,我被土蜂蛰伤,牙痛到睡着都是常常发生的事。炎炎夏日,也曾为了一支3毛钱的奶油冰棍悄悄哭过好多次,但我从来不和父母去要。那时,家里养了几只家鸭,每天能收获几颗鸭蛋,那是全家人奢侈的“营养品”。父母看着其他小朋友吃着奶油冰棍,心里不是滋味,每隔一天就会给我1颗鸭蛋,让我和后院的王亮哥和王潇姐一起,去卖冰棍的老大爷那里换奶油冰棍吃,1颗鸭蛋换2支,那冰棍的味道真的好甜好甜。直到现在,我也再没有尝到过那种味道。

那时,家里的菜园里、院子里到处都是翠菊。盛夏时节,群芳争奇斗艳,竞相绽放,而翠菊只是默默生长着,用含羞的翠绿等待着绽放的时机。就像我,多磨难、多等待。而母亲从未放弃过我,就像我从未放弃过对翠菊盛放的等待。

如今,翠菊再一次扎根在我家的院落,再一次绽放在母亲眼眸的微笑里。我们在坚持等待中熬过一次次劫难,也在每一次的劫后重生中寻到了更多关于生命的美好与珍贵。我们为自己曾经的坚持与等待而高兴,为自己不曾放弃的希望与守护而欣慰。去年,也就是2013年,一场三十年不遇的洪水袭来,淹没了我的家园,在一片汪洋泽国中,没有任何援助,没有任何希望,只有遥遥无期的等待。我和父母在绝望中熬过了那艰难的一个月,父亲险些在这场洪水中陨逝了自己的生命,我也在这场洪水中看透了人心的险恶与冷凉……一个月后,洪水退去,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是9月2日——我的生日。当我们回到狼藉不堪的家时,看到了院落里枯萎的翠菊,仍就保持着伫立的姿态,花瓣上还可以看到隐隐约约的粉红色。那是它来过的证明,那是它绽放过的痕迹。即使被死亡湮没,也是不曾放弃自己的不屈。

这,就是翠菊;这,就是我们。就算被世界忘记,我们也从未放弃彼此,也从未放弃追逐蓝天下的梦想与希望。

【五】冬雪

寒来暑往,终要归于沉寂,在雪花飘飞的一刻,附着在大地上的雪白,将一切喧嚣掩埋。寻找的路途,映照着你流变的身影,而曾经,你又在何方。一片雪白,万里皑皑。沉寂,是此刻最好的对白。曾经,犹如雪中趋向远方的足迹,消失在簌簌飘飞的雪幕之中,近处的足迹,也伴随着时间的推进与雪花的层层堆叠,消失无影。雪花,沉淀一切,终结四季,也开启了又一轮新的轮回。

很多人曾说我太过伤感,也许吧。可伤感不也是忆逝的温馨吗,当足下的印记与心灵的回声合二为一时,这又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呢?不觉间,我在等待中又一次迎接了春的到来,看遍了夏的蓊蓊郁郁,收获着秋色金黄的高贵,在寂寂中有冬雪陪伴的漫漫。熟悉的身影,流变的场景。一样的花瓣,一味的馨香。你不在是你,昨天也不再是昨天。而等待却依然在此圆梦。“勿相忘”在这场期盼中再一次郑重宣誓,许下诺言。而流年已变,易逝难填。

此时,一首悠然之曲由心底再次响起,“春暖花开,这是我的世界,每次怒放,都是心中喷发的爱,风儿吹来,是我和天空的对白,其实幸福一直与我们同在”……是呀,有爱的心,有心的人,即使是更迭在四季里的生命轮回,也会四季如春,暖暖相伴。就像我的生命只能陪伴这些仙子短短数十载。然而,我们早已盛放在彼此心灵的草原,摇曳多姿,漫步着小径里不曾忘却的幽香与情怀,在静谧中传递着那份感悟与启迪。花无影,影重重,那是我们在流年里遗落的关于生命的回音,花随心飘,心伴花游。虽然此时的花开已不再是彼时的绽放。而你,而我,依然是生命里曼妙的精彩。

花为念,念去遁情。

花存心,沁心入梦。

花无影,如影随形。

(原创作者:醉默林荫)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花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