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涅磐,榴花开欲燃

生命中的悸动让我一瞬间爱上了这张扬的色彩,一见钟情,不问缘由。炽热的颜色是生命的燃烧,那是生命的尖叫,是发自于灵魂深处的绝望,如同一个个鲜活生命的挣扎。

华妃,《甄传》中的悲情女子。他是她的求不得,她是他的放不下。若爱了,便是飞蛾扑火,义无反顾。我想雍正是喜欢她的,是不过这喜爱远不及权利的诱惑,巍巍皇权下无非白骨与红妆。通往权利的道路上总归是要牺牲的。当年打马入宫门,烈焰张扬,到最后一身素衣撞死在南墙上,是何等惨烈。帝王的冷酷换来的竟是“红颜未老恩义绝”。家世显赫,封号为“华”,椒房专宠,一朝倾覆。多年后,躺在龙床上的雍正可曾想过他的华妃?不管她是怎样的跋扈,终是惟一一个爱她至深的女子。她可以忍受宫人的落井下石,却唯独经不起他的欢宜香之毒。吃酸黄瓜吃到吐,一句“贱人就是矫情”都不过是她对他的爱啊!宫里的夜那么长,那么冷,她的良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什么阴司地狱报应,我素来是不信的”,横眉眼立,将荣、宁两府大权紧紧握在自己手中。胸无半点墨,强似女英雄。她的名字如同她的手腕身世--王熙凤。凤凰非梧桐不栖,岂非凡鸟,自然骄傲些。毒设相思局,弄权铁槛寺,协力宁国府,说话掷地有声,做事说一不二。烈火烹油之繁,鲜花着锦之盛,在她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三春过后诸芳尽,各自需寻各自门。抄捡大观园,“忽喇喇似大厦倾”,风华绝代,却是惨死乱葬岗。昌明隆盛之族,终成灯将尽。她是《红楼梦》悲剧的缩影,是封建王权下的凤凰悲鸣。

都说戏子无情,婊子无义。但在《霸王别姬》里,程蝶衣为救师哥,只身入日营。一身风华,竟成了救人的砝码。凤凰不该重生于黑暗的时代,折损羽翼,毁了傲气。兜兜转转,一声小豆子,暴食不了情。凤鸣高岗,落于西山。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 狂。那些在生命中用灵魂舞蹈的悲者,用一生的年华韶好,舞尽人生的悲喜新欢。

凤凰涅,榴花开欲燃。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凤凰涅磐,榴花开欲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