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素故人【义结金兰之一】

作为一个江湖中人,当然少不了义结金兰这种事,纵然这事在现在很多人看来有点虚假和另类,但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因为既然觉得臭味相投,甚是有缘,何不像歌词唱到:“来生一个妈”。

我和茂柳,没有插香宣誓,没有歃血为盟,一是觉得还是太形式了,二是觉得没有那个必要。我应该是很快进入了一个哥哥的状态,不过不知道茂柳是多久进入的妹妹状态。其实我们这代人的一部分有些可悲,并不像上一代人,一个妈生下一个班编制的兄弟姐妹,先天注定了许多缘分,我们成为独生子女的时候在享受着与上一辈人没有的童年,有的人孤独,有的人自私,有的人偏激,所以我其实很渴望有个哥哥姐姐能在我迷茫时给些同龄而又真诚的指点,我很渴望有个弟弟妹妹,让我在孤独的时候有所牵挂。值得庆幸地是上一辈人的某些行为对我们还有震慑,比如过年的团圆,有时我都不敢想象多年之后的我们在除夕夜是会多冷清,没有家族式的吵吵闹闹,斤斤计较,会少了多少文学素材和故事。

更值得庆幸地是爸妈从小将我一人放在小城,父亲从小带我看金庸,我便是那么的江湖义气,重视许多萍水相逢,虽说每个人是自己的传奇,不是父辈的后传,不是子女的前传,也不是朋友的外传,但这部传奇总该有这些人一起谱写,那么这部传奇里,除却尚属未知的那个另一半,茂柳应该也算女二号或是女三号的位置。结金兰跟结婚多少有点雷同,结金兰不用找民政局,除了这层官方认证之外,还有不同就是结婚的叫夫妻,结金兰的叫兄妹,由这两层关系延伸出去的义务责任夫妻靠法律,兄妹靠良知,这么看似乎兄妹就来得比夫妻更有情义,我很明白自己是个什么角色,我对于茂柳来说只是哥哥,那么我干的事就是去呵护一个妹妹,除此之外,少了对不起内心良知,多了对不起金兰缘分。

对茂柳其实倒不想提为她做过什么,因为我好像的确没做过什么,作为哥哥,深表歉意。而茂柳其实很能在言语上迁就我这个哥哥,这是我觉得她作为妹妹我最感激的,可能真的是把她当亲妹妹一样,所以有时对她会有盛气凌人的话语,有喜怒无常的释放,茂柳其实不是很了解我,但总在遇上我对她怪脾气的时候言辞迁就,后来很多时候我都反思觉得对她会有歉意,因为当时的怪诞会不会伤了在她心目中哥哥的作用。

说茂柳的话就不能不提兄弟老解,这个本是舍友的弟兄和茂柳“亲上加亲”了,我觉得这几乎是在自己这部传奇中的相当美妙的一个亮点,因为弟兄成熟稳重,人品俱佳,值得托付,妹妹天真单纯,体贴真诚,值得疼爱。简而言之,这猪和这棵白菜实在很搭,只不过这里用“托付”和“值得疼爱”似乎都站在了茂柳的角度,这里弟兄只好对不起,因为我是哥哥,我的胳膊肘子只能往里拐,况且老解也赚大了,不能说我偏袒。尤其在将茂柳交到老解时,我便不常与茂柳联系,是因为我实在太放心这个弟兄,在呵护这一件事上,他会比我更好,并且我做的还是哥哥这个角色,便不该去打扰。

江湖义气贵相知,天涯游子君莫问。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尺素故人【义结金兰之一】
上一篇:你是我的初见
下一篇:我努力读懂泪